Posts Tagged ‘学术感想’

2011年9月9日 为什么没人来教我们写论文

2011年9月9日 星期五    

似乎大陆的老师们认为进了大学天然就是会写论文的,似乎他们以为高考作文写得好就是会写论文了。于是,在本人的大学四年,几乎没有老师来告诉我们,论文是什么,结构什么样子,应该怎么写才能算是一篇符合规范的论文。于是,本人的论文写作就经历过所有本科生都会有的“复制黏贴”阶段,如果有幸,你还记得高考议论文好歹是要有论点的话,那么你还会让你那看上去不知所谓的论文有个论点。然而,不幸的是,大多数时候,本人论文的论点都不知道流浪到何处了。直到大二交了一篇论文以后,从风言风语中听说老师的评价是,“她(自然是指本人啦)不会写论文”。这才惊觉,原来以前写的都不是论文呢!

可是,论文是什么?应该怎么写?如何写一篇符合史学规范的论文呢?没有老师来教我们,他们只说要多看别人的论文,尤其是名家的。可是,不是每个名学者的写作风格都是可以模仿的。更何况,对一个不会跑步的孩子,至少应该先让他学会走路吧。一直以来,我觉得国外或者港台培养出来的未必是比我们优秀到哪里去,但是人家至少是规范化生产出的合格品,相比我们这种手工时代生产的,尽管精巧的工艺下仍能诞生高水平的人才,但是余下的如何去和别人竞争呢?

 

所以我说马克思是金牛座啊

       这学期开始旁听社会学系徐老师的社会学理论课程。之所以要听这门课,一来是因为徐老师“名声在外”,MUJUN的博客上也介绍过,我早已心向往之啊~~二来吗,史学的社会科学化之后,社会学理论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对于现在史学研究中经常使用的一些社会学理论和工具,我觉得我们实在应该好好弄懂,知己知彼吧。
       徐老师在第一堂课就说了社会理论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是把社会理论看成是社会的理论思想;另外一种是把社会学理论看成是服务于经验研究。徐老师还透露了FDU社会学系将来的发展会更倾向于做定量研究。我顿时觉得,估计以后和社会学系的人交流都很困难啊~~
        做史学研究的多少都有点反理论的。不过,徐老师说,搞理论能给你带来愉悦,因为“对话”所产生的思想上的快乐,以及读懂文献带来的自我肯定,的确能让你从中获得乐趣。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把理论复杂化。当然,理论简化对写论文很有帮助,可以作为经验研究的前导和回顾。
 
        这门课按照老师的意思,是开给硕士生的,主要是读6个人的著作——卡尔·马克斯、涂尔干和韦伯;哈贝马斯、吉登斯和布迪厄。前三位都是经典了,后三位也是如今学界很有影响力的红人啊~~~~不过,很汗的发现。。福柯居然不算做社会学范畴。。。难道老师认为他是历史学的咩?我可是强烈抗议的哇~~~
 
   阅读的目的,根据某中古传教士对圣经阅读的理解,有三种境界:
  1. 读过之后不生涩,读不懂的话就是更不住作者思路,要反复再读。 相当于圣经阅读中知道并记住圣经故事
  2. 读书与实践的目的性。相当于从圣经阅读中体会道德的教训
  3. 技艺的传授,体会写文章的方法。相当于圣经阅读中领悟灵性的真理(。。。。囧,那是神马玩意。。。)

     本周三晚上开始了第一次阅读讨论课,是关于马克思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据豆瓣上的同学介绍,其实可以参考高二政治教科书的“浓缩精华版”。上课前,老师做了小测验,就是回答一道二选一的简答题:如何理解马克思“分工就是私有制”;马克思对费尔马哈的认识或者批判(后面一道记不住了。。人老啦老啦~~)。

       接着,就是分配好阅读任务的同学上台发言。他的发言好简短啊,20分钟就完鸟。。。。主要谈论了“感性确定性”“感性对象”“感性活动”“自然分工”“真实分工”。。。。然后老师就开始提问啦。我觉得徐老师还是很善于引导同学们思考的,他努力使我们理解并掌握马克思写作的思考逻辑,大概的意思是,马克思谈论的“分工”是从实践角度理解的,和国民经济学那种将“分工”脱离现实语境,抽象化为一般意义是不同的,他要谈论的是“真实分工”与“自然分工”的区别。所谓“真实分工”,也就是物质劳动与精神劳动的分离,因为这种分离导致了从事精神劳动的人将精神劳动凌驾于物质劳动之上,并认为从事精神劳动者相比物质劳动者更为自由自主。费尔巴哈认为人的自由是人从生活中抽象出来,而马克思把人看成是感性活动的对象,放入历史处境中观察,认为所谓的“自由自主”都是分工导致的,所以,马克思的哲学,不是纯哲学,而是更为经济或者更为具体的历史主义。这也就是马克思对“意识形态”持有否定的看法,认为“意识形态”是歪曲现实的、遮蔽真相的,他要戳破普遍的利益,他要告诉我们,所谓“常识”其实也是历史的产物,是意识生产训练的结果,是被社会存在所决定的。社会存在(社会存在决定意识,指个人意识,而非社会意识)就是自古以来的历史积累,现实关系,包括经济社会、思想文化、惯例习俗以及意识形态。

       我不得不说,马克思真的是金牛座啊~~~还有哪个星座能像金牛座这样更关心人的吃喝拉撒睡?谁能比俺们金牛座的思维更具体而非更抽象?谁能从生活感知世界而非灵性的照耀?谁更相信触摸到的东西而非摸不着的?哎哎哎。。。我说他是金牛座的啦,要不然,他怎么会对产权所有制感受那么深啊(明显是金牛的占有欲使然吗!!!),怎么会那么直接看穿资本主义世界的本质——商品不交换无价值。金牛对实体的感知总是要好过抽象理解,这就是小学老师经常给我写的评语“该生善于形象思维,不善于抽象思维”。。。。所谓资本主义的世界不就是商品的世界吗~~~啊~~啊~~啊~~我听到这里真是有种灵魂附体的感觉哇~~~热泪盈眶啦~~老马同学,你太了解现在俺们所处的社会啦~~~徐老师说,现在做什么都要问“有意义吗”,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逻辑哇!如果行为不能产生效益,不能带来看得到摸得着的实际利益,那么这就是无意义的。所以啊~~老师说啦~~娶个好老婆是很重要哒,她会让你所做的很多努力变得很有意义,例如写诗。。。。o(╯□╰)o

        个么,其实金牛很资本主义的,一个以享乐为目的的星座肯定和资本主义的关系是很好的呀,为毛马克思同学那么想不开要批评资本主义啦~~资本主义这个世界。。。还是蛮适合金牛生活的。。。一个商品化的社会,可以让感官享受达到极致啊(当然,这种感官享受和身处自然的那种享受是不一样的,但总之。。。是“享受”)~~~NND,金牛怎么会亏待自己啊,要知道老马号称是“无产阶级先锋”,可是过得那日子一点也不“无产阶级”的好伐。所以啊,为毛马克思同学要批评资本主义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