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学术小说’

2011年10月23日 民国小卢瑟

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照某秋的说法,看我写的论文就好比去吃食堂的菜,不但味同嚼蜡,而且还食不下咽啊~~~好吧。。。我承认我写论文是用挤牙膏型写法。。。不过好在某秋也承认我的确在恶搞上有那么点小小的天赋,每次写恶搞文感觉就像活过来打了鸡血一样,激情四射啊~~~那活力!那灵气!NND,我要是论文写成这种FEEL,老板一定非常欣慰啊。。。。
 
本来想听完叶大师的课以后写点笔记啥的。无奈这个讲座没有什么好玩的故事啊,而且感觉上,她就是在讲她写过的书上的内容呢?但是,她讲到永安公司收到很多求职信,让我非常浮想联翩,似乎有卖点哦~~你看现在的史书吧,都是为英雄伟人和成功人士书写历史吧,那,要不偶们就写写民国时期那些不出名的,普通小百姓?就是像我这样很挫很挫,日子过得很苦逼的,悲催的人生还要遭遇各种狗血?本来,某秋还建议我BLOG起个名字叫”切水果的杜月笙”,鉴于这男人是个成功知名人士,还是算了,看看这个民国小卢瑟能不能写成一个系列呢?或者换个题目叫“在民国生活的N种死法”?
 
好吧,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KAO!我的文还有人敢跟我雷同!
 
话说,从前,有个小卢瑟,他的名字叫小卢(起名无能星人,大家就不要纠结我了。。。)。小卢出生在辛亥前两年的江南某乡村,家里有这么两亩田,种点萝卜青菜啥的(我对农村生活非常无知。。),有头大黄牛叫大黄,有只中华田园犬,叫小黄。。。。。( 我再次重申下我是起名无能星人。。。),房子不算大,但装得下他爸、他妈、他爷爷奶奶、二叔二婶、堂姐堂弟、外加他哥哥姐姐和还未出生的弟弟妹妹(这房子得多大啊~~~)
 
小卢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因为他那福浅缘薄的哥哥姐姐有的还在襁褓之中就已夭折,有的即便活了下来,还没活够就。。。。在婴儿存活率还不算很高的民国农村,他成功地活了下来。然而,不幸的是,他成为父母的老大(还好不是老二),必须挑起重担。不过,至少,他那还算过得去的家庭,尚可支撑他读过几年私塾(私塾的生命力是很强大滴,你以为科举被废了私塾就消失了吗!!!我难得的历史知识啊!!赶紧卖弄卖弄!)
 
在私塾读了几年之后,辛亥来了,不过这和他没啥关系。。。。。总统和皇帝,民国和大清,管他这个农村小子P事呢?他担心的是,虽然 他还算喜欢读书,但是他很快地就体会到了生活的重担。他那操劳多年的父亲终于倒下了,不久,就去世了。家里丧失一个劳动力后,作为长子的他将义无反顾地承担起挣钱这个重担。再次,幸运又不幸的事情来了,他舅舅的姑姑的姨妈的表婶的邻居的外甥(不要纠结到底是啥关系,领会精神!)据说在上海谋了不错的职位,现在正要找一个同乡干活。。。于是,办完父亲的丧礼,欠下一屁股债之后,他毅然朝着上海的方向前进了!也许,他并不知道,这条路并不会给他带来光明的前途,但是,他知道,继续呆在农村,凭家里那点家底,既不可能成为当地的士绅,甚至连土财主都当不了。而要他一辈子种田,他也是不愿意的。更何况,家里多一张嘴吃饭就多一份负担。所以,上海,也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To be continue
 
 
我果然不适合写长文。。。。这么点字就累趴了,我简直弱爆了!

2011年10月14日 从前有个文青兼愤青

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亲爱的朋友们~同学们~老师们(如果有的话)~男生们~女生们~地球生物们~~大家好!!!!!这段日子一直偷懒没写BLOG啊~~大家有没有想我啊~~近期倾情奉献北美汉学界气质女教授、名门之后,学界淑媛,说出名字你还不知道你就out了的叶文心教授的讲座笔记。。。。鉴于网络上已经有直播视频可供围观(戳我去看),本人就不赘言了。由于第一次的讲座没有听,所以今天的内容是第二讲的内容。

 

以下纯属博主无聊YY,如有雷同,请抱着娱乐精神一起姑且看之吧。。。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在民国时期吧。。(喂,不要随便乱扔瓜子皮,民国也离现在很远了好吧~~),在离开诞生了宇宙超级无敌可爱的伪学术小萝莉的魔都有。。。大概不算很远的浙江。。。有个叫金华的小县城。。。据说这个地方盛产火腿。。。据说这个地方的火腿和竹笋、蹄髈一起能做出非常美妙的“腌笃鲜”。。。据说这个“腌笃鲜”是某伪学术萝莉的最爱。。。。据说某伪学术萝莉每年冬天都要求老妈做这道菜。。。。(被瓜子皮轰飞~~~)

坚强地爬上来了。。。呼呼。。好吧,其实今天要讲的和火腿半点毛线关系都么有的。。。对不起。。我纯粹是从吃货的角度表达下我对金华火腿的敬仰~~~咳咳。。说道金华。。除了火腿。。其实吧,它还有“小邹鲁”之称,算是江南的孔孟之乡了吧,此地理学风气盛行。。。小小的一个县城中也有不少人在科举中考取过功名。。。如果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姑且称之为统子兄吧。。。(囧,我咋觉得听起来像麻将的名字?不知道后面有没有出来啥饼、条之类的~~)

诞生在理学重镇的统子兄,小时候喜欢跟母亲一起去看戏,据说,当他若干年后写回忆录,或者别人给他写回忆录的时候,曾经说道,他当时是特别想中状元!恩,真是个一心向学的好娃啊!!!为啥我当年就整天想着60分及格呢?总之,有这种理想的娃都有一个不一般的人生啊~~

有着不一般理想的统子兄却遭遇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1905年,中国废除了科举制。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对历史形成了巨大的,不可想象的影响。千千万万的人的命运被改变了,其中就有我们的统子兄。如果科举没有废除,那么统子兄也许就会像大多数科举时代的人那样,从童生到秀才到举人再到进士,也许运气好的话,就可以中了状元,就像他小时候那样的。也许若干年后,他的墓志铭上会写:(博主用现代文YY一下)“此人从小素有大志且品学兼优,刻苦努力。。。终于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巴拉巴拉”(额。。。为啥一提到金榜题名,我脑子中马上想到的是洞房花烛呢?)这样,他就是一代学子的榜样,搞不好乡里还要给他树碑立传之类的。。。

然而,统子兄毕竟还是因为废除科举走上了另外一条“不归路”。废除科举后,按照新的教育体制,要继续求学的话,需要到省城的中学和大学。统子兄的中学,博主未知,他的大学是在杭州的浙江一师大读过的。五四时期,这个学校也算是风云人物辈出啊~~反正和俺们伟大的xxx党有着很深的渊源啊~~不但如此。。。某个在这个学校读过书的孩子后来凭着一部《射雕英雄传》成为多少大陆苦逼学生在繁重课业生活之外的精神食粮啊~~向这个学校致敬!

所以啊。。原本是懂礼貌、讲规矩的好孩子统子兄。。。他就变啦~~变啦~~咳咳,大家知道的。。年轻人咩。。。谁没有青春过啊!老娘当年年轻的时候,也是热血沸腾啊~~于是。。。大家搞基的搞基。。搞妹的搞妹的。。。囧。。。不是的不是。。这不是我说的。。我的意思是,大家办社团的办社团,办杂志的办杂志~~~加上五四时期咩,很多留洋的海龟为了不想变成海带,也是要到学校里教教书的啦,宣扬一下自己是喝过洋墨水的啦,随便倒点拗口的名词啦,于是一群土鳖小年轻呼啦地拜倒啦。

在那个时候,政府是比较软弱的,因为他们不敢也不愿公开得罪知识人,也不会怎么禁止言论。(小动作是可以原谅的吗~~)不过,一师的愤青和文青们还是对这个老旧的社会不满足,据说某年,他们拒绝去祭孔。。。导致省长暴怒!我私下揣测,是不是省长觉得特别丢脸呢?为嘛我当省长你们就给我找麻烦啊!!你们啥意思!!啥意思!当然,还有一批掌握参议会的守旧派要求学校给解释,还要开除学生。。。后来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

在这样“激情”的环境里,年轻的统子兄在一师大终于走上了文青和愤青的道路(我一时想不到有什么比较好的词来形容啊~~~苦恼ing)。他开始写写稿赚点花钱,哦,不对,是零花钱。。。当然,寒暑假还是要回家的吗。某个寒暑假,统子兄回到家,发现母上大人病了(也有版本说是祖母,博主就相信叶教授的说辞吧。),但是没人照顾她。统子兄很气愤啊!于是他问父亲,为什么没人照顾呢?父亲告诉他,他母亲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说治不好了。家里人觉得与其把钱拿来治病还不如用来办一场隆重的丧事。

神马!办丧事!内心纯洁善良的统子兄彻底被激怒了!他无法理解这种做法,他提出要把自己的稿费拿来给母亲看病,被父亲拒绝了。统子兄将父亲和家人这种想要风光办丧的举动斥为落后愚昧的表现,他怒而回校,越想越气,如果他只是发个140字以内的围脖,也许这事这么过去了。。。可他偏偏提笔写了一个很长的“帖”,并发表在《浙江新潮》上。也许。。。若干年后,统子兄回忆往事,会这么说。。(以下为博主不负责任YY)“我曾经想做个好孩子,但是老天不允许我,他非要让我对抗我的父亲。父亲也真是不理解我,我也就是随便发个帖,谁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啊~~~不但跟帖那么多,而且还是名人跟帖啊~~更别说那些分享和转帖的了。所以,教训就是。。。不要随便乱发贴啊~~发帖也要HE啊~~要不然,苦逼的连家都回不了了啊~~”

这篇文章导致了统子兄再也不能回家了,他与父亲的关系彻底决裂了,连母亲去世也没有回家。他也不能呆在学校里了,教育局怎么会容许这么不HE的帖子呢?!不但把论坛《浙江新潮》给查封了,连带把一师的校长撤职了,像陈望道之类的名ID也给办了。。。统子兄和几个同学更是被赶出了浙江。。。于是,可怜的统子兄被迫踏上了流亡打工的路。

 

其实叶教授说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博主本着八卦到底的精神,在这里不负责任转载天涯的某贴,并作部分修改,写长文太累了。。。

 

统子兄后来参加了一个工读互助团,具体就是一帮吃饱了撑着的大学生在那里胡闹,号称要半工半读,自己养活自己。其中有一个美女,家里很有钱,叫易群先,为了逃婚也跑出来参加这个团,搞的团里的男青年都纷纷追求她……
  
  有一天易小姐很happy的跟统子兄说,她和一个姓何的男同学恋爱了,统子兄虽然是她的追求者,大概心里很痛哭,但也想想算了,就跑去跟另外一个男的说那个女人和别人恋爱了。然后另外一个男的吃饱了撑死,说肯定是姓何的出于兽欲××××,最后这件事情搞得纷纷扬扬,易小姐一走了事,找不到人了,这几个男的全部被开除,这个工读互助团也完蛋了。——其实当时据叶教授的说法是统子兄郁闷啊,人家就更他说,你有啥郁闷的,本来就是要自由恋爱的。。。统子兄从此对自由恋爱有了新的认识了。。。
  
  话说统子兄后来到了上海,讨了一个老婆,正好这时我党高级干部太雷同学(名字“太雷”了!!!)到上海来,住在他家里,后来太雷同学老婆老妈回了常州。。。。这个。。。革命人不可一日无妻啊~~~于是,他就把统子兄老婆拐走了。统子兄气死了,自杀,没死成。他深刻的反省为嘛革命同志要拐走自己老婆的问题,还找人哭诉啊。。。有人安慰他,大概意思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后来有个萝莉天天来看他,终于把他钓上了,于是他改名,就为了和他老婆的名字对应,接着就生了“人民的音乐家”。——所以说,没有太雷同学,这位“人民的音乐家”是无法诞生的!太雷同学~你为中国音乐史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啊~~

P.S. 据说送人绿头巾是xxx党早期不可磨灭的一部分,甚至影响了部分党史发展啊~~~

===============继续话唠的某人===================

讲座最后有个八卦。貌似是季羡林和某南方黄姓学者的不和,据说20年前,叶女士去中山大学开一个纪念陈寅恪的会,据说那个姓黄的捐了个大楼,还资助了这个会。然后这个姓黄的是美国PHD,读经济学出身的。。。恕我愚钝,至今未想出是哪位学界高人。反正这两人不对盘,据说三人吃饭时,叶女士夹在中间想调和气氛未果,两人从头到尾连眼神都不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