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感谢猫同学,谢谢你在我自己都没有归档的情况下,把这篇04年的笔记翻出来给我!!!我太激动了!!!
2004年10月14日,高华教授在浦口校区做《从有所思看文革发动的运思》,我有幸和同学一起去听了。当时对高华的印象就是很清瘦,看起来像老头。。。囧。。。大家别劈我。。然后就是他很爱抽烟。。。讲座当中就开始抽了。。。无语ing。。。。当时我们系还是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段子的,例如不准录音啦,查学生证之类的,反正他给我感觉老神秘,老有名学者的范儿。。。结果一看。。。。不至于失望吧,也只能说还好。。。(好吧,我不该拿帅哥偶像的要求来要求学者对吧。。。。我错了。。)
以下笔记是当时讲座的记录,经过猫同学的部分修改。
===========我是讨厌HE的分割线============================
  从《有所思》看文革的发动
                 ——高华
 《有所思》
    ——毛泽东1966年6月,1996年发表
 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兮随碧水驰。
 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
  文革自1966-1976,准备时间为1956-1966,导火线是姚明远评吴晗的新编历史剧。一个月后,毛泽东在会上反对二月提纲。一个月后毛提出要打倒彭。后北大出现第一张大字报,毛广播了大字报内容。1966年7月,刘邓领导文革:派工作队到各个高校代行党委领导。毛在南方于1966年7月8日到达北京前在武汉游泳横渡长江,《人民日报》于当天发表了“跟随毛泽东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的社评。毛回到北京后就召开会议,批评刘邓小组,发布《我的大字报》。
分期:
1966.8——1969.4,从天下大乱到重建党的运动。在全党清理内部。
1969.4——1971,“军人政治”。林彪为接班人;产生了文革新事物:上山下乡。全国秩序重新整合。
1971——1976.9.9,“恢复秩序和不断革命”,局部恢复文革破坏。毛重新启用老干部但又支持江青;中美关系打开;批林批孔批周公(隐射周恩来);邓小平再次启用和再次弃用。
社会:人民从崇拜到积极参加到怀疑到失望。7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使人民觉悟“秦皇时代一去不返,我们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文革对城市影响较深。农村和农民比较少涉及。毛泽东一方面搞大跃进,一方面不准农民进城闹革命(“站在田头,心想天安门”)
文革是毛泽东亲自领导和发动的:
一:毛为什么要发动文革?
  原因1:文革集中体现毛追求的理想社会主义。
  原因2:大权旁落,要急于拿回。
  这两个原因糅合导致毛发动文革。
  毛的理想新世界:从50年后期言论,尤其是1966年6月《五七指示》反映:毛的理想新世界是高扬的革命精神,昂扬的理想主义,革命时代人与人的关系,摆脱物质世界。
  所以,毛认为只有斗私批修,不断阶级斗争,在经济社会中追求公的含量,思想政治中要清除非无产阶级思想——一切和当下最新(不是刘邓的)的毛思想违背的非无产阶级思想。斗争目标是知识分子——受到资产阶级教育和修正主义思想,因为他们反对阶级斗争。50年开始不断反对批斗知识分子,50年初对象是受过旧式教育的人—57、58年对象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知识分子—60年对象是入党的知识分子(刘少奇与毛泽东对于知识分子的看法就在于此,刘认为只要入了党,就与以前不一样了)—63、64年对象是老共产党、地下党和工作者,认为他们是老反共分子。
  毛对于市场的排斥和马列一样,所以毛泽东是马列分子,而且比喻他们呢更激进:古典马克思主义判定阶级根据占有的生产资料;毛则突破到还要看思想,他对人文的反感表达反智慧的观点。毛曾说选知识草根做接班人;在上海时对一个技校出身的人大叫赞赏。
  66年,毛在大跃进中表现出的乌托邦式的狂热造成社会的巨大迫害,使刘少奇痛定思痛,心里充满对百姓的歉疚感,于是他努力恢复常规秩序,把毛的阶级斗争与群众运动情绪转换,恢复58年前的社会秩序。对内调整阶级关系,安抚知识分子,把56、59年庐山会议中被打为彭德怀集团的人平反,还开始徵别57年的“右派”;在经济上默许地方搞包产;对外缓和与苏联的关系,61年中苏关系有所缓和,另外对周边国家的开始节制经济援助。刘在做这些事时对党内外解释不一致:对党外解释为苏联逼债、天灾人祸;对党内(高中级干部)解释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中央的同志其实都知道刘是正确的,但忌于毛,所以表示“大跃进不搞,三面红旗要做”。并且刘宣布谁都可以平反,就是彭德怀不能平反,又为彭加了个里通外国的莫须有的罪名,使彭相当气愤,写下八万字书。7000人大会后,刘使自己变的不能理直气壮,明明是自己是正确的,却不敢坚持。而毛泽东并不领刘的这份情,他认为本来自己就是对的,大跃进的损失不过是“交交学费”,且三面红旗要坚持,决不能平反右派,还把要平反右派的人狠很地批评了一顿。毛是一个一贯性到底的人,相比之下,刘就是言行不一致,曲曲歪歪,进退失距,不能保持一个政治家的一贯性。
  此时,思想文化界涌现暗流,党内高级知识分子邓拓、吴晗和另一个人撰写
<<燕山夜话>>,内容有感而发,含沙射影。更重要的是刘在7000人大会(7000人以上县委书记和相当地位的领导干部)表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并说自己是非常时期非常大总统。有一部分干部要求为了彭德怀平反。毛泽东遇到了49年建国以来最大的困难,他的威望急剧下降;与此相反,刘的威望则急剧上升。毛被迫在7000人大会上做自我批评,他的情绪极大,且相当勉强。
  66年8月,毛开始反击,用阶级斗争反击资本主义复辟,一下子又站在了制高点。因为从57年后“阶级斗争”被认为是共产党的特点,刘也是这一学说的建构者之一。62年8月,毛抓住4个老干部猛烈抨击,刘马上跟风。毛暂时放过了刘,因为刘在8月的北戴河会议上做自我批评,且马上付于行动——阶级斗争。其实,这时的确刘已经埋下隐患。
  毛描述过官僚体制的复辟:城乡政体中有官僚主义资本主义,有三分之一不是共产党员;一些老干部是吸工人血的资本主义,对于卫生部、文化部、中宣部严厉批评。65年提出了“走资派”的概念——走官僚主义资本主义道路的人。
  以上现象其实并没有。60年初出现长途运差等新现象,是刘对农民的让步,是非常时期的一种手段。而城市中更没有所谓的官僚资本主义;61年下半年到62年上半年的10个月中是49年建国到76年文革结束唯一一段没有阶级斗争的时期。,文化部引进上映了一些古装戏、香港左派电影、一些外国电影,目的在于缓和国内关系(毛批评文化部这一做法,但自己却很爱看古装戏。);至于毛批评的卫生部的干部老年保障制度是从延安时代就开始的;而干部和群众的矛盾是因为自49年建国后官吏架构深入社会基层,官员人数空前庞大,容易和群众产生矛盾,且部分官员腐败历来有之。毛在64年提出“高薪阶层”和“工人贵族”的概念。前者确有其事,后者是子虚乌有。当时上海是全国工人工资最多的地方,平均40——59元一个月。所以工人贵族并不存在。
  毛看到干部特权问题是一个飞跃。但用阶级斗争来看待是错误的。那些人只是特权行为,是“私”。在中国、苏联这种问题是禁忌。苏联认为毛是反动的,南斯拉夫的基拉斯的《新阶级》就是讲干部腐化问题,被认为是修正主义,反动分子,在中国和苏联受到禁止在社会上出版,只在内部出版过,毛曾经看过这书。在苏联。勃涅列夫就是“新阶级”的特权阶层,爱好美食、黄金、别墅。其实在共产党国家,干部的权利来自上层的认定,工人和群众更本无法监督。
  毛认为干部被带坏的主要原因有:那些人本来就是资本主义混入共产党队伍;有些人被贿赂,禁不起好处的诱惑;有些人整天就坐在办公室,脱离群众。因此要采取措施对付:干部要参加劳动;要定期开会纠正政治思想;要让群众出来检举揭发。
  60年前毛认为反对领导就是反动反革命。但这时改变是因为:他看到干部问题的严重性;对刘官僚体制的不满——62年刘为爱护全党干部,规定他们每日有副食品供应(肉蛋、香烟),主要向17级以上干部、重要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
毛要努力缩小差别待遇,如:取消解放军军衔制。1966年暂停高考直至71年才恢复,主要市因为:左翼限度问题,镇压文革中有异端思潮(例如自我解释马列);提倡五不怕,但以反制形式出现,禁绝一切文化,此时是是文化专制主义务和文化蒙昧主义。
  毛大力支持制度创新:农村教育和合作医疗。但大多数效率低下,对于中国的城乡二元问题没有根本解决——公社体制使农民无法温饱。毛既是自己体制的维护者,又是体制的造反者。
  毛追求纯化新世界的一面一定存在,但也需要追求权力。毛曾说自己是有意大权旁落却没想到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毛不像鲁迅等人是纯粹的单纯的思想人物,他既有思想层面也有政治操作层面。
  刘的地位是毛一手促成的,全党从49年起20年间已经接受他为全国第二号人物,毛必须要迂回地解决问题。(中央的核心是刘少奇和邓小平,周恩来地位其实比较低。)
  毛有领袖巨大威望,对毛的不满不能扩散。刘是不允许非议毛的,并对百姓的非议采取镇压,如62年的清除反动儿歌运动。毛心知党内外出现反对自己的暗流,且认为带头的就是刘少奇。毛对此迎头痛击,亲自出马突出宣传自己,下达许多指示,要求全党好好学习自己的著作和思想。这时,林彪站出来积极宣扬毛的精神,开始全国盲目崇拜毛的风气。刘对此无法还击,因为他当年也是这么做的。此时,中苏关系恶化,毛把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联合在一起,将中苏对比,用批修调动全党民族情绪,站在了形势的最高处。刘又一次跟风,但毛已经给了他一顶帽子,从“党内最大走资派”到“中国的赫鲁晓夫”到“反动反人民”。
  其实,在全国特大饥荒的两个月,毛退居二线,刘被推到一线位置,事实上,刘能做的也只有毛不在北京时由他主持会议,然而所有决策由毛同意才能下达。毛这种貌似退居二线,其实一直在一线活动的做法有利于他即可监国又可不负责任。61年本应召开会议让毛退居为名誉主席,只是毛不说开,谁也不敢说开。而毛的这一做法也是符合刘曾经规定的毛有权决定会议的召开与否。
二:发动文革做了什么准备?
  62——64年,毛要改变当时的处境;65年毛开始准备,直接表达是要刘下台,但他要用运动,并且给它一个正当合适的名字。在意识形态上,毛一辈子做事都需要堂堂正正,事出有因。60年后,毛有很多思考火花,多为片断性的,需要有秘书为他整理出理论性的著作。最得心应手的是张春桥和姚文远。毛的晚年精髓是无产阶级革命下不断斗争的理论。这套建构由林彪率军队带头宣传,党组织也加入其中,为文革提供充分精神条件。在组织上,毛抽调大批军队干部至党内、改组人民广播电台、借林向中央发动进攻、提升江青位置(66年4~5月,首都安全委员会调动军队,成立中央文革小组取代中央领导组,以江青为首。)
毛从1965年下到家产年秋把彭、罗、陆、扬拔掉。刘此时把夫人王光美派入工作组入住清华大学,使得他与毛的关系紧张。刘虽然紧跟毛的步伐,但毛并不喜欢他,尽管65年起他开始做自我批评甚至自我羞辱也没用。
三:毛为什么能顺利发动文革?
 1:毛在体制上有合法性。毛就是党。任何人倒台都没关系。那时的生活逻辑是毛在党在。
 2:自49年起,宣传部门日常工作就是宣传毛的伟大。毛的错误人民并不知道,尤其是城市中的人。最新最高指示使意识形态没有真空,充满活力,使毛有巨大动员力和号召力。
 3:人民认为和毛主席心连心。刘要打击学生(右派),毛主席要解救学生;毛主席大街三高,搞平等。这些使买在人民心中充满道义性。
 4:一线二线是虚线。毛有巨大权力,有军队、公安、意识形态的支持。
 5:百姓,青年中对官僚干部不满。
 6:刘主持工作多年积累大量矛盾:军队干部对他不满;让夫人在前台工作,很多人有意见;在干部使用上偏心;个人过于严厉,不象毛和周那么亲和。对于刘的下台,多数人无所谓语,少数人幸灾乐祸。大家都不知道刘在困难时期拯救民众。
  毛发动文革有相当干部和民基础,毛手法超常规的,他是大自由者,虽然也秘密策划,但大多是合法地借由刘之手和中央的文件。那个年代,体制对他的约束基本没有,他有无限的权力。
  完全的回到历史几乎不可能,有人认为历史知识叙述过去,但不等于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