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1

2011年1月12日 [XXX的小女孩]之拍档案的小女孩

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晴
本来是想在元旦那天发的,结果一拖就~~~~兑现之前的承诺吧,相信比我文笔好的同学大有人在,欢迎同学热烈投稿,之前已有调程序的小女孩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293680/和做有机合成的小女孩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476418/
我这篇就是抛砖引玉的砖头~~~我觉得还可以写写“做田野调查的小女孩”;“做心理实验的小女孩”之类的。。O(∩_∩)O哈哈~ 那个。。。我写作很烂的,大家随便看看吧,不要跟我纠结剧情逻辑啥的哈~~~
 
================我是拍档案的小女孩================================
 
库房里冷极了,冷风呼呼得吹着,温度计显示室温正保持在27°。这是周五的晚上,工作人员在巡视完库房里之后,回到监控室,关了库房电灯,锁上门,回家了。在这又黑又冷的库房角落,堆着一堆还没有整理的旧报纸。
 
忽然,报纸堆动了动,里面露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头。她环视了四周一下,从报纸堆里跳了出来,拍了拍头上的灰尘。她抹黑去找电灯开关,然后又猛然想起,库房的电灯总开关在外面的监控室里。她叹了一口气,走回那堆旧报纸前。
 
库房里只有空调吹风发出的声音,小女孩进库房时套着一件薄外套,可惜也挡不住持续的冷风。她冷极了~可怜的小女孩!她又冷又饿,午饭时为了赶时间吃的那几块饼干早已支撑不住体力。她哆哆嗦嗦地翻着衣服口袋,想找一些可以取暖的东西。月光透过窗户,拂过她的黑发,在她的头顶上晕成一个光圈,看上去很美丽。不过她没注意这些,她抹黑四处寻找着可以让自己产生热量的东西,然后看到了桌子上似乎放着一个打火机。库房里是禁止易燃物品的,但是小女孩觉得越来越冷了,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点点的火苗,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她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到那堆旧报纸前蹲下。虽然她平时把这些破烂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是,现在,她实在是太冷了。
 
小女孩终于点燃了报纸,哧!冒出火焰来了,她看着“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字变得越来越少,直到化为灰烬。多么温暖明亮的火光啊~!这是一道奇异的火光!小女孩觉得自己好像坐在家里温暖的书桌前,桌子上放着一摞摞复印好的档案,字迹清晰,上面还盖着“机密”的印戳。多么舒服啊!哎,这是怎么回事呢?她刚把头伸过去,想看的仔细一些,字迹模糊了,档案消失了。她坐在那里,面前只有一堆快烧完的旧报纸。
 
小女孩叹了一口气,她想出去,可是库房门已经锁住了,再说她也不敢回去。她偷偷躲起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满屋子的档案。小女孩起身走到靠墙档案架前,把标记着“1949-1978”的架子摇开,手指滑过第二层的“政治学校学习”,抽出其中几盒盒,把里面的案卷取出,掏出外套里的DC ,就着从窗户漏进来的月光,拍了几张。可是拍出来的照片怎么也不清晰。她环顾了下四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捆捆的“XX日报”躺在档案架的最下面。她抽出几张,点燃了它们,“这是为什么”几个字烧了起来,发出亮光来了。就着亮光,小女孩一口气拍完了两个100多页的案卷。渐渐地,亮光那儿突然变得像薄纱一样透明,她看着那些发黄的档案纸变成了XX研究的权威期刊,她翻开一页,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看上去那么诱惑,一直向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走来。这时候,火光又灭了,她面前只剩下还没烧完的写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旧报纸。
 
她又点燃了旧报纸。这回,她坐在老板的办公室里。老板带着赞许的神态看着她,笑着对她说“以史带论写的很好呢,辛苦啦”,说完还对她眨了眨眼睛,递给她一本写着她名字的学位论文。小女孩伸出手去接,这时候火苗又灭了,只见学位论文越升越高,最后成了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有一颗星星落下来了,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细长的红光。
 
 “有一个什么人快要死了。”小女孩说。唯一疼她的师姐说过,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会到司马迁那儿去。
  她又找了些旧报纸点燃了。这一回,火光把周围全照亮了。司马迁出现在亮光里,是那么温和,那么慈爱。
      “太史公”小女孩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道,火光一消失,您就会不见的,像那些复印好的机密档案,发表的论文和称赞我的老板一样,就会不见的!”
 
    她赶紧又找了些旧报纸,要把太史公留住。XX日报被烧得发出强烈的光,照得跟白天一样明亮!太史公看起来这样高大,这样英俊。他把小女孩抱起来,搂在怀里。他们两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那没有发文,没有学位,也没有查阅限制的地方去了。

  周一清晨,这个小女孩坐在墙角里,两腮通红,嘴上带着微笑。她死了,在档案馆的库房里冻死了。新一周的太阳升起来了,照在她小小的尸体上。小女孩坐在那儿,手指还按着DC的按钮上。

  “她想拍更多的档案……”人们说。谁也不知道她曾经看到过多么美丽的东西,她曾经多么幸福,跟着 太史公一起走向新世界的幸福中去。

2011年1月15日 异端的盛宴:右派·恶霸·汉奸·坏分子

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多云

其实我一直是标题党~~~O(∩_∩)O哈哈~

上个月18号,也就是2010年12月18日,在华师大开的那个当代社会史讨论会,那是高人如云~~剑气横生啊~~前年华师大搞国史研究班的时候,就有同学私下称为“异端”,呵呵,那么这次讨论会绝对是“异端的盛宴”!

我很偷懒的只听了周六下午的一场半(我是将近3点到的,一点半的那场都开始一半了),不过也确实大开眼界啊~!

会后很有幸拿到了部分作者的会议论文,这次会议的特色之一就是根据论文史料的不同来划分不同的组进行讨论,例如我重点听的3点那场就是对个人档案的运用,参与讨论的四位教授——韩钢、冯筱才、曹树基、杨奎松,点评人沈志华——每一个都是国史研究中的“山大王”~~这是何等幸事~能看到他们在一场讨论会中互相PK~~刀光剑影~绝对是剑气伤人啊(后文会重点详述)

对个人档案的运用绝对是共和国史研究中一大新突破,虽然在民国史研究中叶不乏运用如私人日记等这样材料(可以参看王东杰:“校园里的闺阁:一位成都女校学生日记中的情感世界(1931——1934)”),但是那绝对不能和国史研究相比,这完全取决于本国特殊国情。在1949年后席卷全国的每场政治运动都牵涉到对个人的全盘清查,特别是对于运动中“嫌疑份子”和所谓“右派”的个人审查——检举、取证(这步通常是省略的)、逼问、交代。。。。。形成了一卷卷个人档案,等着幸运儿“临幸”。以上四位教授所用到的材料,多少都是通过各种“关系”才拿到手,这些都不是我等无实力无金钱无时间的小辈可以“复制”的成功。望洋兴叹啊~

以下简述某场会议讨论概况:
韩钢教授的研究是通过某省物资局编的《大字报汇编》对高华(此高华非彼高华,韩教授特别申明了这点!)的批判来研究一个底层反右的逻辑:动员鸣放——批判鸣放者——逼迫鸣放者交代——以交代定罪。不过韩教授自己提出不少问题,例如单纯靠文本是远远不够的,在这个研究中,材料甚至不能告诉我们这个人最后有没有被定为“右派”。陈国华教授则提出根据交心材料定右派是划右派的特点。韩教授还因此提醒大家反右时的交代材料“真相”到底有多少。

裁缝老师的研究则是通过某厂中某个被定为“特务汉奸”的个案审视基层单位政治运动对普通工人的冲击,从而考察政治运动在基层的实际运作与程序,他在回应之后别人的问题时提出,这个研究就是要考察运动怎么日常化,程式化,在这个个案中也就是检举-坦白-外调-审查。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外调”,论文中指出这个程序是政治运动中的理性环节,裁缝老师会上发言时也说表面看起来很乱的政治运动到了基层实际操作时反而是有些逻辑和程序的,特别是上海这个“讲政策”的地方,因此政治运动因为空间不同,表现方式也不同。

大炮老师则是通过某县乡村肃反运动中揪出的某“恶霸”, 特别是对他的检举控告材料来看政治运动是如何与地方利益互相纠葛。大炮老师在这篇文章中反映出农村中农民对阶级的划分有着自己的逻辑,他们把地主看成“有钱人or富人”,使得“地主”这个身份可以独立于地权存在。而且这个个案还牵涉到农村中小姓对大姓的“清算”。杨奎松教授在评点时指出,Y是什么时候被划分成分的。杨老师比较关注的是活生生的人在什么环境下受到什么冲击,组织是怎么处理的,个人的反映又如何。所以,不能光看个人材料,还要互相印证,特别是前后矛盾的地方。他认为大炮老师的论文结论和论证是对的,但是题目不好,要改,因为题目没有反映出人和时代大背景的关系。

杨奎松老师的沈阳某技校团支书“堕落”考察是要通过这个个案来看文革前沈阳基层社会的一个侧面。过去一般认为毛时代的社会贫富差别不大,但杨老师认为底层社会环境还是存在贫富差距的。丁东老师觉得这个个案其实就是说明人的个性和社会环境的冲突,不愿受约束的XX与当时的社会规范产生冲突,然后在运动中屡屡碰钉子。

沈志华老师做总结点评时这几篇论文提醒我们做基层研究时第一要注意档案来源;第二要注意写什么样的小人物——材料多、代表性(职务、地域、阶层、案件)、与时代背景的结合;第三,相当多的个案有量的问题。沈老师提出以上这些人都是被冤枉的被逼的“坏人”,也说明当时政治社会的主流,同时,他提出,是不是应该展开正面人物和典型人物的研究,“树典型”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其次,社会上有没有真的反革命坏分子呢?再者,我们不能走入误区,以为基层研究只能依靠基层档案,其实中央也有地方特色的报告,研究对象和使用档案对象是不同的。

不少与会老师对杨老师的文章提出问题。有的老师(我不记得是哪个了。。)说这个小流氓本身是有点文化的,同时,还要看到政府对工厂工人管理中存在“放一马”的现象,值得进一步研究基层对这类人的处理方式反映什么特点。也有老师说,解放后就开始了两极分化。张济顺老师针对韩钢老师的文章认为,成不成右派并不重要,因为右派成因中游的是因为各种“关系”造成的,包括个人经历。她还认为杨老师的文章没有找到感觉,没有看清楚“堕落”过程,建议杨老师看看周立波的“海派清口”o(╯□╰)o。也有老师认为杨老师的文章没有反映出个体与时代关系,特别是社会的松紧度。还有很多老师说的不记得了。

我记得高王凌教授说过,国内学界在当代国史研究方面是领先于海外的。从材料的寻找和解读上来看,国内现在还处于史实重建的过程。但是这个过程又是建立宏大叙述结构的前提。

===============我是会议八卦的分割线==================================
* 沈志华他爸过去是劳改局局长。。。他自己说的
* 会议气氛很好,特别是沈老师主持的时候,他真是历史学界的“郭德纲”!大家知道他肚子里有料,就有老师撺掇他开八伟人八卦——就是高饶事件时,毛的前后表现。
* 某老师接着沈老师话头说,毛XX这么恶劣的人居然能领导国家,这是为什么。。。然后沈说“这可不是我说的”。。。。
* 貌似参与大会的多是北方人,特别是北京那边的,全场发言一口京片子。。。。然后某气场强大女老师在说杨老师那个个案时,讲到自己在北京读初中时,老师们叮嘱他们不能与另外一个学校的来往,说里面都是流氓。。。然后。。。沈老师就是那个学校的,立马挑出来澄清~~~
*气场强大女老师说杨老师的基层研究文章没有“宫廷”的好看,汗。。。不少老师貌似也这么觉得
*有个老外,貌似叫周杰荣。。。我老是听成周杰伦。。。囧,他倒是坚决支持杨老师走基层路线,不要回到“宫廷”。
* 大炮老师的档案是在县公安局发现的。。。然后他极力劝告大家快点找找周围有什么人和公安局有关系的。。。。
* 裁缝老师一开始发言就申明自己收集档案都是买成建制的。。。零散的不要。。。要一个厂一个厂收购。。。当有人质疑个案的代表性时,他说自己这个个案时看了几千卷档案后挑选出的一个。。。。几千卷。。。几千卷。。。。强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