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8日 星期日     晴
         国内航运史方面,聂宝璋在编经济史资料时是负责航运的。后来和朱荫贵老师合编出版了航运史的资料辑。这方面研究可参看樊百川、朱荫贵等。樊百川写洋务新政,扎实,缺点是观点陈旧,否定西方在中国的经济影响。此外,中国交通局牵头组织编写的港口史丛书可以参考,绝大部分港口有专史。主要是利用这套书的技术部分,例如起吊的吊臂长短牵涉到港口吞吐量。故中国港口只能靠人力卸的是小船,而外资的港口就能卸大轮船。所以说,特权是抽象的,技术是关键的。行业史的书和资料要尽量利用专业的部分,例如海关史丛书中有海关术语的中英对照。还可参看水运史丛书,交通出版社出版。港口只是沿海部分,水运多指内河。烟草总公司编的烟草资料也是行业史。不要 因为他们不专业就不去看,只是深浅程度不同,话不要说绝对,尤其是不要说“这个研究没有人做过”。
         刘广京的《19世纪英美轮船公司在华竞争》写其昌和怡和竞争最激烈的几年。虽然很薄,但考察重点为竞争,当时非常有新意。黎志刚也做过轮船招商局的研究,是他的博士论文。
 
一、内河航运研究欠缺
      朱荫贵老师的书涉及内河航运部分也很少。研究现状和历史现实是相反的。轮船走内河多,华人资本很难涉足。研究资料薄弱。轮船招商局下面还有内河航运子公司,但研究的人很少,资料量有限,很难构成文章。
 1、中外贸易主要途径还是航运,空运代价太大。
 2、当时对华贸易国家都是海上来的,主要通过轮船,水运占得比例很高,一条长江不知道抵多少铁路,上海70%以上建筑材料来自内河水运。
      数字背后通过什么方式?——经济史研究中往往技术含量过低
 
二、轮船业与木船业
       过分强调外国轮船摧残中国航运业,但是有资料表明并不是这样的。以沙船为例,鸦片战争前上海繁华是与沙船业有关,豫园就与沙船有关。李伯重对此有研究。
        运什么?为什么时常对运输的东西需求大?运往何处?为何衰弱?谁来接替?有些研究经不起追问。
       过去对传统木帆船业估计太悲观。其实木帆船虽然总体衰弱,但是没有被完全取代,中国人的购买力很低,生活习惯和长期的人情关系都决定了木帆船不会马上从中国消失。而且轮船一般都只愿意运大批量的东西。木帆船的好处就在于:人头熟、点对点。这就像现在春运不乘火车乘长途车的原因,长途车“门对门”,可以经过集镇门口。铁路承担客运非货运。中国产品也担待不起货运,因为搁不起,80年代有老师下海搞到几箱车皮,马上就发了。
         官员文人留下的资料不代表社会整体,中国民众对轮船并不是一味排斥的。中国民众从来不是一味的守旧。普通民众最现实了。守旧分子多为受传统较多的,恰恰是既得利益者,又占据社会资源。一般人即使乘不起轮船业不会排斥伦春。过去用的民众反抗的资料是有偏颇的。其实,(这里要谈点技术性问题)是因为轮船开过以后造成的“涌浪”使河埠头干活的人有影响(老板的亲身体验),例如洗衣服的衣服飘走啦,洗菜的菜飘走啦。。。。还会使农田坍塌。传统农田是没有护岸的,木船经过是不会影响的,但是轮船就会。中国桥梁一般都比较低,不过这不是关键,而是轮船很容易把桥桩冲调,或者撞塌桥。这些才是造成民众对轮船的反感。但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所以后来,轮船速度放慢,轮船公司也通过各种补救措施缓和民众情绪。民众衡量后,还是觉得坐轮船方便。
          反对坐轮船的人都是觉得轮船把人变得心野掉了,脚痒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下来了——世风日下。他们希望安稳地过日子,在地方上仍然能发号施令,轮船同行后,这类人在地方上的威望下降了。所以说,守旧也是有利益牵扯的。不要做纯政治和纯文化的分析。
     
三、中国水文状况
      中国的城市和港口是分离的。上海、福州、宁波、广州都是这样,厦门是例外。中国城市的江口和城区是有距离的,上海的城区本应在吴淞口,但是码头在十六铺,所以是内陆型/内河型海港。中国港口重心有向江口海口推移的情况。上海的港口从十六铺到外滩到虹口,避开了陆家嘴,因为那里的90°弯角,容易淤积泥沙。
        水文状况还涉及到疏浚问题,内河型海港有潮汐问题——闷顶。近代以来的港口只要是疏浚做的好,基本上都可以生存下来。如上海港成立了专门的浚浦局——辛丑条约谈判时,由列强提出,清廷接受,主要由中外人士构成,受外人控制——和他们利益牵涉最大。之后天津也学上海,成立了浚浦局。
 
       乍浦港(在海盐,直接面海)、浏河港(郑和下西洋,走太仓,通长江)地理上都比上海好。但是嘉道后,上海脱颖而出,其余两个港口依托的城市太小,发展不好,没钱疏浚,所以衰落了。反而烘托了上海。孙中山的东方大港的计划其实是锁定乍浦港而不是上海港。
         技术要放在侵略里考论,而不是用侵略来做技术分析。列强不是雷锋,否则干嘛要疏浚中国港口。
         导航设施,航标灯、浮标和灯塔都是近代以来才有的,传统都是地标性物体,如树、山、塔、无专门建筑。但是后来意识到要建立不受天气干扰的建筑。
         近代后上海与世界发明衔接很近,列强把上海作为长久经营,把技术发明移植到上海代价比起本国要低。
        内河港区与城区相关。长江是最大的内河,沿岸港区与城区都有转移过程。武汉过去的港区面向汉水,后面向长江——货物运输方式发生转移,过去很多货物到宜昌直接内河往汉水而不是从长江走。又如,货物从苏州到上海,是走米市渡到徐家汇,避开黄浦江一段。嘉道年间,上海河道纵横交错,后来填浜筑路。这个“浜”就是指小河道。九江港区过去面向赣江,芜湖也是,上海也是——港区面向黄浦江。
 
四、内河所及地区的经济联系——城乡关系中商品流通靠内河航运,苏州河沿岸都为仓库,如著名的四行仓库。过去通往苏杭的小船都往苏州河走,闸北到曹家渡到北新泾。所以叫“苏州河”。明清城镇史和近代城镇史,很多学者都没有打通。近代很多城镇是“相对衰弱”而非“绝对衰弱”,各明清集镇分布距离和行船速度有关——一个白天可以行船往来。如,淀山湖边的商榻镇,是商人休息的地方。晚上走淀山湖是很危险的。一是因为太晚,光线的关系,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有湖匪。商人在商榻镇休息一晚,第二天白天过淀山湖。
         近代集镇衰弱与行程变化有关。轮船速度快,yodel镇可以被行程忽略。
 
     电报电话的系统研究不多,电报最先传入中国史跟着商人走,被社会认同是其商业价值。有线电报对商业的革命性影响很难打。信息沟通变得更加容易。所以胡雪岩对国际市场不了解,导致生丝滞销,最后生意失败。中国官方花大力气推广电报是出于军事需要,李鸿章等人的深切体会使他们促使官方成立电报局。中国电报局主要是官方用途,而非商用。首先满足的就是“军国需要”。
      
 
 
==================疑似八卦非常发散的絮絮叨叨=================
  • 博士论文不在厚,在于内容,不要面面俱到,要有论点,要围绕着论点被掩盖。
  • 黎志刚是典型的书痴,当时他的博士论文好评度很高,但是他就是不出版,因为盛档还没有公布,他不敢出版。带点书生的“迂”——这就是名学者的风范啊!
  • 薛涌公开反驳李伯重关于豆饼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