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晴
这个个案我写着写着就开始心里没底,脑子里就一直出现朱老师说的——你将这个故事的意义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回音~~~
 
老板、裁缝老师以及无数的老师前辈们早就告诉我们,个案啦、事件啦不是随便写写的。。。像裁缝某次被质疑的时候,轻描淡写的抛出一句:“我看过上千份档案才写这个故事的”。。。。顿时让提问的人好生无语。。。这就是气场啊~!!!!气场!!!老娘什么时候也这么来一句!!!可惜,我的故事写着写着,就不由得开始思索。。。我这么写出来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把王笛的某论文和师姐的论文又翻出来看一遍,企图强化一下自己论文的意义。。。。至今还在寻找中。。。
 
史料就更烦了。这个“烦”就体现在,它绝对不会乖乖得按照你所设想的那样按照时间发展来呈现出事情的因果。。。。往往是应该后面出现的事情,这个文件日期偏偏提前了~~~NND,这样叫我这么列因果关系啊!!!或者说,这样就木有关系了,让我写个P啊!!!!咆哮啊!!史料就是各种意外!!有木有!!!有木有!!!
 
55555555555,重头再看一遍资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