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阴天
 
        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做答辩秘书,但是活儿还算轻松,只要提前给师兄师姐写好答辩决议书,答辩当天陪师姐买水果,北区水果摊老板还打出“答辩水果”,可以自由勾选要买的水果,一再忽悠我们买贵的,诸如樱桃、荔枝等,我和师姐最终只买了小番茄和香蕉。。。寒酸就寒酸吧。。反正师姐还带了一大包零食。老板还送货到光华楼,服务真好啊!
  
        总体来说,我觉得博士答辩和我当年本科答辩一样,就是走过场,关键是发文和盲审。。。其他都是浮云。。。以下是答辩当天老师们的提问(大意如下,记忆难免有误差,文责在我):
 
  1.  师姐:做晚清民国时期法学留学生研究——老师们总体评价是研究下了功夫,资料翔实。。。巴拉巴拉(反正评阅书上都是好话,我也算是学到以后怎么夸人家的论文了),问题:
  • 留学生信息太少,可以找代表人物做细致描述
  • 统计时要注意官费生和自费生的比例
  • 速成的学生和拿到学位的人数的比例
  • 在这批留学生回国后,清廷给予什么职位,授予进士的人中有多少法学出身的
  • 上海律师研究要和上海教育环境、教学方法、学生来源结合,以突出上海法科教育的特点
  • 关于上海法科教育相对落后的观点值得商榷
  • “上海律师精英阶层”一说应用“群体”一词来表达,精英的展现可以归类,如,政界突出的司法行政高官、引进翻译法学论著的人、参与立法活动的人、培养的年轻法学家等等,这样可以突显精英在国际法学中地位。
  • 表格中有些人物虽然是法学出身,但是实际上是作为外交官身份活动的,并非在法学界活动。前后界定有点矛盾
  • 留欧美与留日差别的原因,留欧美者拿高学位的多,故多愿意做科研
  • 收入和津贴的部分的论述没有详细说明,令人费解
  • 欠缺北洋时期论述,应予以注明
  • 对杂志期刊论文关注较多,但缺乏对法学著作的分析
  • 结语太薄弱
  • 人物考证上可以多下点功夫
  • 法学博士学位概念宽泛,容易混淆
  • 日本教育体系狭窄,英美教育强调通识
  • 留学生回国后,其实面临着一个已经由外国律师创造好的法律文化环境,这些留学生要在这个空间中先适应,这里可以反映出他们和外国律师的互动,文章中没有涉及。
  • 法学留学生与律师形象更多地是通过官司来表现出来
  • 西方制度怎样和中国社会环境融合?中国以礼代法的传统和西方法系的碰撞没有表现出来。
  • 留学生主要分布在什么领域?对上海贡献在哪里?
回答:西方法律在实际运作中是有问题的。南京国民就曾经努力想要将西方法律本土化,以后再研究中将进一步深入。
 
    2. 师兄:民国中国工程师学会研究——规规矩矩
  • 关于工程师这个词的外语语词定义和来源可以使用不列颠百科全书,对中文“工程师”这个词的历史追溯。同时,辞典的定义对这个词在社会历史中的运用是无法精确的,如统计人数中,助理的人数是否要被纳入计算。
  • 可以写一下西工东渐中的西式建筑
  • 工部局工程师处是工务处前身,在书本知识引进前,上海已有专业活动人员
  • 补充工程师学会在重大项目/领域中的活动,如中外竞标、科技攻关、和平建设和战时活动,以及和外国工程师学会的业务往来,学术交流等,可以充分挖掘其中学会活动的背景。
  • 增加具体人物介绍,可以列人物小传。至少可以让论文看起来厚实。而且可以体现出这个学会的历史贡献
  • 补充工程师协会分会的介绍,区域上可以分上海、天津等;专业上可以分土木、铁路等,可重点介绍几个分会,让读者全面了解学会的历史地位和贡献
  • 第三种表格中外国学校的中英文表述有些问题,表格分析也少了点。
  • 对现象的分析可以更进一步追问“为什么是民国”?
  • “消亡”这个词要斟酌使用。
  • 结论部分学会和政府关系,和近代社会的关系,其实可以考虑从技术官僚的角度切入,谈论他们在政府中身份如何?可以参看柯伟林著作。这样可以把文章的层次上升一级——历史不仅仅是说事实,也是讲道理。
回答:之前已经对中文“工程师”这个词做过历史溯源,写就小论文,但是和总体论文结构不符,故删去。对于“技术官僚”角度的探讨,以后进一步修改。
 
      3.金老师的学生,也是某师兄:晚清国际法研究——梳理清晰简要,有场景感
  •  宗藩体系的缺口其实在开埠前就已经存在了
  • 朝鲜问题的处理是清政府对国际法的运用。这方面已有韩国学者的论文论及1884年日清签订关于在朝鲜半岛建立租界的问题。日、清、朝三国当时都在利用国际法,但还需要有列强的支持。
  • 文章沉闷,资料和正文没有区分。引文要技术处理下
  • 怎么看晚清报刊在国际法中的应用
  • 结语要回应晚清国际法取得成就较大的是哪些部分,为什么和其他部分形成差距——根据史料提出一家之言,回答是这样,为什么是这样
  • 什么是西方国际法?不平等条约算不算国际法?19C国际法不是干干净净的,是外交事件的产物,要进一步深入理解国际法。
    回答:朝鲜租界问题在以前看文献的时候也发现过,但比较零散而且数量不多,以后会专门搜集资料来说明;晚清时期很多报刊与申报言论重复,故主要使用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