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晴
本来是想在元旦那天发的,结果一拖就~~~~兑现之前的承诺吧,相信比我文笔好的同学大有人在,欢迎同学热烈投稿,之前已有调程序的小女孩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293680/和做有机合成的小女孩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476418/
我这篇就是抛砖引玉的砖头~~~我觉得还可以写写“做田野调查的小女孩”;“做心理实验的小女孩”之类的。。O(∩_∩)O哈哈~ 那个。。。我写作很烂的,大家随便看看吧,不要跟我纠结剧情逻辑啥的哈~~~
 
================我是拍档案的小女孩================================
 
库房里冷极了,冷风呼呼得吹着,温度计显示室温正保持在27°。这是周五的晚上,工作人员在巡视完库房里之后,回到监控室,关了库房电灯,锁上门,回家了。在这又黑又冷的库房角落,堆着一堆还没有整理的旧报纸。
 
忽然,报纸堆动了动,里面露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头。她环视了四周一下,从报纸堆里跳了出来,拍了拍头上的灰尘。她抹黑去找电灯开关,然后又猛然想起,库房的电灯总开关在外面的监控室里。她叹了一口气,走回那堆旧报纸前。
 
库房里只有空调吹风发出的声音,小女孩进库房时套着一件薄外套,可惜也挡不住持续的冷风。她冷极了~可怜的小女孩!她又冷又饿,午饭时为了赶时间吃的那几块饼干早已支撑不住体力。她哆哆嗦嗦地翻着衣服口袋,想找一些可以取暖的东西。月光透过窗户,拂过她的黑发,在她的头顶上晕成一个光圈,看上去很美丽。不过她没注意这些,她抹黑四处寻找着可以让自己产生热量的东西,然后看到了桌子上似乎放着一个打火机。库房里是禁止易燃物品的,但是小女孩觉得越来越冷了,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点点的火苗,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她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到那堆旧报纸前蹲下。虽然她平时把这些破烂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是,现在,她实在是太冷了。
 
小女孩终于点燃了报纸,哧!冒出火焰来了,她看着“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字变得越来越少,直到化为灰烬。多么温暖明亮的火光啊~!这是一道奇异的火光!小女孩觉得自己好像坐在家里温暖的书桌前,桌子上放着一摞摞复印好的档案,字迹清晰,上面还盖着“机密”的印戳。多么舒服啊!哎,这是怎么回事呢?她刚把头伸过去,想看的仔细一些,字迹模糊了,档案消失了。她坐在那里,面前只有一堆快烧完的旧报纸。
 
小女孩叹了一口气,她想出去,可是库房门已经锁住了,再说她也不敢回去。她偷偷躲起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满屋子的档案。小女孩起身走到靠墙档案架前,把标记着“1949-1978”的架子摇开,手指滑过第二层的“政治学校学习”,抽出其中几盒盒,把里面的案卷取出,掏出外套里的DC ,就着从窗户漏进来的月光,拍了几张。可是拍出来的照片怎么也不清晰。她环顾了下四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捆捆的“XX日报”躺在档案架的最下面。她抽出几张,点燃了它们,“这是为什么”几个字烧了起来,发出亮光来了。就着亮光,小女孩一口气拍完了两个100多页的案卷。渐渐地,亮光那儿突然变得像薄纱一样透明,她看着那些发黄的档案纸变成了XX研究的权威期刊,她翻开一页,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看上去那么诱惑,一直向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走来。这时候,火光又灭了,她面前只剩下还没烧完的写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旧报纸。
 
她又点燃了旧报纸。这回,她坐在老板的办公室里。老板带着赞许的神态看着她,笑着对她说“以史带论写的很好呢,辛苦啦”,说完还对她眨了眨眼睛,递给她一本写着她名字的学位论文。小女孩伸出手去接,这时候火苗又灭了,只见学位论文越升越高,最后成了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有一颗星星落下来了,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细长的红光。
 
 “有一个什么人快要死了。”小女孩说。唯一疼她的师姐说过,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会到司马迁那儿去。
  她又找了些旧报纸点燃了。这一回,火光把周围全照亮了。司马迁出现在亮光里,是那么温和,那么慈爱。
      “太史公”小女孩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道,火光一消失,您就会不见的,像那些复印好的机密档案,发表的论文和称赞我的老板一样,就会不见的!”
 
    她赶紧又找了些旧报纸,要把太史公留住。XX日报被烧得发出强烈的光,照得跟白天一样明亮!太史公看起来这样高大,这样英俊。他把小女孩抱起来,搂在怀里。他们两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那没有发文,没有学位,也没有查阅限制的地方去了。

  周一清晨,这个小女孩坐在墙角里,两腮通红,嘴上带着微笑。她死了,在档案馆的库房里冻死了。新一周的太阳升起来了,照在她小小的尸体上。小女孩坐在那儿,手指还按着DC的按钮上。

  “她想拍更多的档案……”人们说。谁也不知道她曾经看到过多么美丽的东西,她曾经多么幸福,跟着 太史公一起走向新世界的幸福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