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2月, 2010

2010年度总结之九宫格

来自沪江网,可以自动生成

复旦黄山门的一点点想法

 

我个人觉得,这些人中不可能没有真心诚意的后悔、伤心。可能一开始不知所措,但是也不会一点也没反应的。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良心的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眼前走了,而且是因为自己的过失(关于这个“过失”其实网上也有很多探讨),要是真的一点也不为所动。。。。额。。。例如被“揭发”出来的某个想要夺权的。。。这些恰恰反应了一个老生常淡到牙都要掉光的教育问题——人类在面对问题的时候选择逃避,被专家认为是某种自我保护的本能。但是,这种做法却并不符合人类社会的道德原则。我们认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是明白自己所做的后果,并能承担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而这种担当的表现,18个人却没有第一时间表现出来,以至于造成他们不肯承担责任的恶劣的公众印象。哪怕后来他们怎么表现也被视作是不真诚的。

这其中,还要谈谈学校的问题。由于FDU名校的地位决定了其社会声望,这部分声望即能给学子们带来各种“资本”,甚至可以使一件在中国其他地方同样发生的暴力拆迁致死事件得到高层领导的重视,就像此次救援行动如此迅速也来自上海方面无形的压力。与此同时,声望也是一种负累。据我的简单推测,学校出于保护学生的考虑而没有在第一时间让这些学生出来认错,甚至对之后的错误走向也没有采取一些处理措施。这种传统家长式的包办,其实是害了学生!

另一方面,这次事件无疑是中国公民对社会失望的另一种表现罢了。为什么民众宁肯相信媒体而不相信学生们的眼泪和道歉?其中,部分原因当然是揭露出来的让人寒心的部分复旦SB的言论。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在网上流传的那些言论中,如果追根溯源,那些话语的原型是什么?在什么样的语境之中产生?说话人的观点是否前后有变化?然而这些却不是媒体所关心的。媒体只需要塑造出名校学子冷漠无情的形象不但成功制造了新闻,还引起了本就对社会不满的民众情绪。可以说,从“李刚是我爸”到“FDU黄山门”,民众发泄不满的情绪其实并不仅仅针对当事者,而是当事者背后的整个体制或者整个群体。而在这个时候,又恰恰被揭露出什么“危机公关”啦,“夺权论”啦…最有意思的是,媒体在这里也明显“分流”了。

如果将来的人要研究新闻史,真应该查查写这些报道的作者是从什么学校毕业的。上海报纸被认为是偏帮自己人,众所周知,FDU新闻系的强势占据了上海主流媒体。据说,下周申报要做这次事件的专题。。不过依照申报对FDU的“偏爱”,恐怕还是被认为是FDU帮的。。。那些攻击的声音并非不是事实(关门什么的都视频为证了),但是所谓“事实”就是“真相”吗?如果学生们“第一时间”就站出来道歉,在记者面前表现的悲痛欲绝,是不是报道和舆论会不一样呢?呵呵,这个“第一时间”还真是耐人寻味啊~不得不承认,如今还真是一个“作秀”的年代。我更关心的不是什么道歉的姿态,而是那些人是否真的如自己所说那样,对死者家属尽义务。这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解决的事情。我倒是希望舆论监督能长期关注这个。因为整件事表现的最伟大的是死者的父亲,他的宽容和大度值得最好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