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0月, 2010

晚清“反三俗”导致的上海“繁华”

        这学期唯一选的课是上海社会史的课程。其实,我自己就是做这方面研究的,硕士的时候就应该上了,可惜老师一直没开。这学期好不容易,张济顺老师终于开出来了。。。不容易啊~~~所以,二话没说的就选了~!
         张老师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就说了,会安排三次专题导论,平时多讨论交流,还会安排一起读档案讨论。兴奋啊~~~读档案才是历史学研究的王道啊~~可惜以前都没有老师这么给我上过啊~~~
  
      前两次课大概就是探讨下城市史、社会史的兴起啦,史学研究范式的转换啦。裁缝老师当年上课的时候都要求我们读了大量的社会史综述的论文,所以多少都是有点了解的了。
       本周四讨论到如今上海史研究的问题,老师特别要求我们读了孟悦:《繁华作为历史:狂欢与急进的上海1830——1910》(杨念群主编《新史学》第一卷)一文。中认为晚清上海的“繁华”不是资本主义外来入侵的结果,不是商品化的现代城市文化,而是来自江南自身发展的衍化。TA试图走出“传统——现代”二元对立的现代化解释框架,从历史延续的角度来看待上海的“繁华街区”。江南战乱和江苏严禁“淫靡”戏曲(总督丁日昌的禁令)使得戏曲文化向上海迁移,产生了“繁华街区”,四马路和宝善街(今福州路一带)。而上海的“繁华”又不同于苏杨的“盛世繁华”,文人们更倾向用“乱世淫靡”来表达当时上海的热闹景象。
       然而,孟悦试图探讨的“非生产性繁华”——也就是聚会和欢娱活动是否就不具备“生产”的能力呢?尽管这些活动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能带来实质性商品的经济活动,但是却并非不具备“生产性”。既然马克思都认为劳动有精神劳动和物质劳动之分,那么生产又何尝不是具有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呢?只是生产出的东西不同罢了。更何况这些非生产性活动是脱离不了物质生产而单独存在的。
       孟悦这种“单一的挑战西方资本主义‘都市繁华’逻辑”的尝试是比较片面的,且解释力有限,是大问题下的小答案”,不过仍然具有“学术趋向性的启发”(张老师原话)。相对而言,叶文心(Wen-hsin Yeh)的近著《上海繁华:都会经济伦理与近代中国》(Shanghai Splendor: Economic Sentiments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China, 1843-1949)则更具有解释力度(听说叶本人对台版翻译略有不满,想找人出简版滴,又听说此书结构不错,收的很拢)。据说,她是从作为城市主体的人出发,从区域史到城市史的路径解释人的身份伴随区域发展带来的转变,进而探讨上海何以在近代中国取得如此重要的地位
       我还记得07年左右看过叶文心199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Shanghai Modernity: Commerce and Culture in a Republican City。在篇首就提到了上海史研究中的两种范式:一种是韦伯式命题,探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多涉及行业协会和同业公会等团体组织研究;另外一种是从类似“冲击-反应”模式,探讨受西方经济影响下的中国都市经济,如探讨上海的棉纺烟草等行业。这两种“范式”时至今日仍然在影响中国研究。从这篇文章开始,我对叶文心就充满了好感啊~~~相对李欧梵的《上海摩登》所要建构的不过是“观念中的上海”(套用张老师的20年前的对中国知识分子美国观所下的结论),叶文心对上海文化和历史现象的把握似乎更为到位和贴切,至少,那个feel对了(也就是杨念群在第一卷《新史学》中强调的“感觉主义”):上海并非“上海史”的上海,而是将“上海经验”辐射到内地,以都市形象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老实说,阅读了一些国内外对上海文化的研究,无论是“海派”也好,“多元文化”也好,甚至“殖民主义”、“现代性”、“市民文化”这些空而不实,有结论等于没结论的观点,都不如“上海经验”的辐射对我来说那么有说服力。可以说,对上海文化地位的建构性解读,叶文心的确很能一针见血。
        本周四的课,老师是想让我们谈谈对上海史研究的想法。可以说,这几年来,我因自身的关系,一心关注上海史,不算大量的阅读也带来了些“感觉”,不吐不快啊。海外学者那种“文化热”、“理论热”对国内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美国那种从理论到史料的关照角度,常常让我觉得中国史研究相对他们而言,不过就是个试验品。额,不但从情感角度不能接受,在阅读中,也时常觉得有些结论太过单一。首先,是民族国家话语的解释力度和范围值得商榷;其次,在大多数研究中太过突出中西、传统-现代的二元对立,强调历史的转变和断裂,却难以看到历史的延续和继承;再者,我觉得谈“文化”总归是空的,这几年的学习也让我体会到,无论是从自己学业的实际利益出发,还是史料所展现的,上海的市政研究仍然是薄弱,列强在华是不争的历史事实,限于语言要求的租界研究仍然有很大的空间,尤其是法租界方面。很久以前就有种说法,“中国问题归结到底是政治问题”,这不能不说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却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研究过去不得不想到现在,研究现在不得不考虑到过去。我觉得史学研究,无论使用何种解释框架,还是要强调过程中的精细化。如果能从史料中提问更为细致的问题,也许就是一大发现了。
      
      

所以我说马克思是金牛座啊

       这学期开始旁听社会学系徐老师的社会学理论课程。之所以要听这门课,一来是因为徐老师“名声在外”,MUJUN的博客上也介绍过,我早已心向往之啊~~二来吗,史学的社会科学化之后,社会学理论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对于现在史学研究中经常使用的一些社会学理论和工具,我觉得我们实在应该好好弄懂,知己知彼吧。
       徐老师在第一堂课就说了社会理论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是把社会理论看成是社会的理论思想;另外一种是把社会学理论看成是服务于经验研究。徐老师还透露了FDU社会学系将来的发展会更倾向于做定量研究。我顿时觉得,估计以后和社会学系的人交流都很困难啊~~
        做史学研究的多少都有点反理论的。不过,徐老师说,搞理论能给你带来愉悦,因为“对话”所产生的思想上的快乐,以及读懂文献带来的自我肯定,的确能让你从中获得乐趣。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把理论复杂化。当然,理论简化对写论文很有帮助,可以作为经验研究的前导和回顾。
 
        这门课按照老师的意思,是开给硕士生的,主要是读6个人的著作——卡尔·马克斯、涂尔干和韦伯;哈贝马斯、吉登斯和布迪厄。前三位都是经典了,后三位也是如今学界很有影响力的红人啊~~~~不过,很汗的发现。。福柯居然不算做社会学范畴。。。难道老师认为他是历史学的咩?我可是强烈抗议的哇~~~
 
   阅读的目的,根据某中古传教士对圣经阅读的理解,有三种境界:
  1. 读过之后不生涩,读不懂的话就是更不住作者思路,要反复再读。 相当于圣经阅读中知道并记住圣经故事
  2. 读书与实践的目的性。相当于从圣经阅读中体会道德的教训
  3. 技艺的传授,体会写文章的方法。相当于圣经阅读中领悟灵性的真理(。。。。囧,那是神马玩意。。。)

     本周三晚上开始了第一次阅读讨论课,是关于马克思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据豆瓣上的同学介绍,其实可以参考高二政治教科书的“浓缩精华版”。上课前,老师做了小测验,就是回答一道二选一的简答题:如何理解马克思“分工就是私有制”;马克思对费尔马哈的认识或者批判(后面一道记不住了。。人老啦老啦~~)。

       接着,就是分配好阅读任务的同学上台发言。他的发言好简短啊,20分钟就完鸟。。。。主要谈论了“感性确定性”“感性对象”“感性活动”“自然分工”“真实分工”。。。。然后老师就开始提问啦。我觉得徐老师还是很善于引导同学们思考的,他努力使我们理解并掌握马克思写作的思考逻辑,大概的意思是,马克思谈论的“分工”是从实践角度理解的,和国民经济学那种将“分工”脱离现实语境,抽象化为一般意义是不同的,他要谈论的是“真实分工”与“自然分工”的区别。所谓“真实分工”,也就是物质劳动与精神劳动的分离,因为这种分离导致了从事精神劳动的人将精神劳动凌驾于物质劳动之上,并认为从事精神劳动者相比物质劳动者更为自由自主。费尔巴哈认为人的自由是人从生活中抽象出来,而马克思把人看成是感性活动的对象,放入历史处境中观察,认为所谓的“自由自主”都是分工导致的,所以,马克思的哲学,不是纯哲学,而是更为经济或者更为具体的历史主义。这也就是马克思对“意识形态”持有否定的看法,认为“意识形态”是歪曲现实的、遮蔽真相的,他要戳破普遍的利益,他要告诉我们,所谓“常识”其实也是历史的产物,是意识生产训练的结果,是被社会存在所决定的。社会存在(社会存在决定意识,指个人意识,而非社会意识)就是自古以来的历史积累,现实关系,包括经济社会、思想文化、惯例习俗以及意识形态。

       我不得不说,马克思真的是金牛座啊~~~还有哪个星座能像金牛座这样更关心人的吃喝拉撒睡?谁能比俺们金牛座的思维更具体而非更抽象?谁能从生活感知世界而非灵性的照耀?谁更相信触摸到的东西而非摸不着的?哎哎哎。。。我说他是金牛座的啦,要不然,他怎么会对产权所有制感受那么深啊(明显是金牛的占有欲使然吗!!!),怎么会那么直接看穿资本主义世界的本质——商品不交换无价值。金牛对实体的感知总是要好过抽象理解,这就是小学老师经常给我写的评语“该生善于形象思维,不善于抽象思维”。。。。所谓资本主义的世界不就是商品的世界吗~~~啊~~啊~~啊~~我听到这里真是有种灵魂附体的感觉哇~~~热泪盈眶啦~~老马同学,你太了解现在俺们所处的社会啦~~~徐老师说,现在做什么都要问“有意义吗”,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逻辑哇!如果行为不能产生效益,不能带来看得到摸得着的实际利益,那么这就是无意义的。所以啊~~老师说啦~~娶个好老婆是很重要哒,她会让你所做的很多努力变得很有意义,例如写诗。。。。o(╯□╰)o

        个么,其实金牛很资本主义的,一个以享乐为目的的星座肯定和资本主义的关系是很好的呀,为毛马克思同学那么想不开要批评资本主义啦~~资本主义这个世界。。。还是蛮适合金牛生活的。。。一个商品化的社会,可以让感官享受达到极致啊(当然,这种感官享受和身处自然的那种享受是不一样的,但总之。。。是“享受”)~~~NND,金牛怎么会亏待自己啊,要知道老马号称是“无产阶级先锋”,可是过得那日子一点也不“无产阶级”的好伐。所以啊,为毛马克思同学要批评资本主义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