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5月, 2010

TARAKA的灵魂

19050年代的北印度某个村庄中发生了一起“鬼上身”的事情。一只名叫“Taraka”的鬼魂附身在一名正处于新婚期的“Sita”的女子身上,导致这名女子发冷、颤抖、呻吟并且呼吸困难,最终使被上身者进入一种半梦半醒、神志不清的恍惚状态,甚至发出了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而被害者的亲人则采取各种措施驱赶这个“鬼魂”。首先,她们确认了附身在Sita身上的鬼魂是Sita幼时的玩伴Taraka,之后,他们找来了驱魔人驱赶这个鬼魂.然而这场治疗并没有根治Sita的症状, 根据被害者的叙述,她在20年后仍然会发生类似情况,而她开依靠现代医学去治疗分析自己的病情。

Continue Reading »

转载:《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光盘版

买不完也用不完的肥皂

其实。。。我真的忍不住啊~~~~

2010北区书展买书记

已经习惯买打折书了,一共花了100左右,还是很划算的,败家的人生啊~!

面纱和缠足

面纱已经成为穆斯林妇女的一个“象征”。虽然在不知者的眼中,面纱带有几分古怪神秘的色彩,甚至被认为是中东妇女活在“男女不平等”下的罪恶的标志;但是,这种传统缘何深植于中东和西亚的穆斯林社会,甚而在今日全球化进程中有“卷土重来”之势呢?Elizabeth Fernea and Robert Fernea的文章告诉读者,面纱的文化含义是及其丰富的,我们必须尝试从伊斯兰文化的立场来理解面纱“情结”。

Continue Reading »

在奔三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

粉嫩粉嫩的五月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是不是因为我比较善良呢?

今天鼓起勇气,给一位素不相识的老先生发短信,说明自己在做乳业方面的研究,希望他能帮助自己。我之前看过他的论文,用了一些档案,加上他专业人士的身份,怎么样也得认识一下啊。好在他答应我让我拜访他,我考虑了下,觉得这事情早点接触比较好,于是当机立断订了下午三点。

从江湾镇坐车到虹桥,瞬间觉得进入了“资本主义”的世界啊~~看到的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b汗。临时买了一盒丹麦蓝罐曲奇,看到老先生在小区的门口等我,(反正不知道怎么,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就彼此认出来了。。。难道是因为做研究的人都“臭味相投”?)

老先生客气得请我喝COSTA,但是好玩得拿出了星巴克的券。。。汗。。。。当然不能让人家请客啦,毕竟是我提出要冒昧拜访的啦。不过这位先生好喝美式。。。言语间。。。果然是留过学的啊~~~喝咖啡的中年人,如果喝不加糖和奶的,要么是多年老饕,要么就是留过洋的。。呵呵,经验啊。。。这位先生其实比我爸大一点,非常健谈,对行业很熟悉,也有很多看法。我不禁在想。。。要是等到几十年后来研究80年代了,那我和他今天聊的这些就是多么宝贵的口述资料啊~~~要是我的牛奶研究能做个几十年,那么今天的这些谈话多半就要被我当成研究的另一个起点了。。。这位大叔把他研究的材料都考给了我。。好人啊!!!虽然回寝室看了下,多半的材料我都是已经看过的,也有的,真正有用的不算多,不过当你有求于人,别人又肯尽心尽力的帮助你的时候,俺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啊\(≧▽≦)/ 同学们啊~~所以说要互帮互助啊,我绝对相信是因为我最近帮某台湾MM跑档案馆的辛勤劳动感动了老天,让我多久不用的RP值飙升很多啊!

回程的路上,看到了开得正热闹的蔷薇,粉粉的,艳艳的,心情真好~~五月是我的节日啊~~小宇宙爆发吧!

 

“谈卫生”与“提供卫生”

      虽然罗芙芸女士的书让我对她所谓的“卫生的现代性”很不以为然——不就是政府介入和知识传播吗,用不着套上那么大,那么时髦的“现代性”吧。。。但是我觉得有时候,她对天津地方卫生文献的某些把握是很到位的,例如第八章中讲到了“谈卫生”与“提供卫生”。尽管,罗女士并没有对“谈卫生”持有批评的态度,然而,作为一个中国人,你真是恨不得紧握罗女士的手说一句,“说得好啊!”

     政府做事到底是扯淡多一点,还是卖力多一点。。。恐怕身处“河蟹社会”的我们都比较同意前一点吧。俗话说,“说得好不如做的好”,政策谈得再多也不如实际运行效果。俗话又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庶民的智慧是强大的,否则哪里来斯波特的《弱者的武器》。

     所以,彭同学的研究就郁闷在,通篇看到的都是,政府想怎么样怎么样,有什么什么计划。。。。然而,实际效果却谈论甚少。我们看到的好像是政策法规汇编,而且麻烦的是,这位同学好像过多引用了志书,而且是90年代左右出版的志书。地方志办的确能反映当时社会现实,我也不否认,这些编志书的人就没有看过原始史料,可能他们比我们看到的史料更多更权威,毕竟是官方修史;可是,我们怎么能大段大段的引用呢?好歹也弄点档案什么凑上去比较好看吧。

    彭同学在第三章中确也谈到“卫生监督不力”、“流于形式”,似乎要比外国人罗女士更能抓住中国人的某些毛病。。。可是急死人的是,他。。。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带过了。。。第六章中“制度化难题”本是可以大作文章的内容,而且,如果是我写,我想我会以此为主线来叙述第六章第一小节的“有价之水”,可以使读者影响更深。

     故,我个人认为,这本书的毛病就是研究问题早已不是问题,而有问题的地方却没有好好地挖掘,殊为可惜了。不过,到底是写本国史,比之外国阿姨,读着不会有隔阂感,但是。。。这貌似也没啥值得夸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