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10

原来是我算错了

本来以为这学期还有最大一笔的助教工资。。。结果。。。。等啊等啊~~始终不下来。。。于是去问了一起做助教的同学,她说了个数字。。。我开始怀疑我的工资是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多。。。结果。。。崩溃啊!~!!!!!原来~~~原来~~原来~~一直是我自己算错了~~·天啊~!!!!一夜回到“赤贫”!
 
人生真是太残忍了!我要勒紧裤腰带了!

意义和理解

上了三次的人类学课程。纳日大叔是个很和蔼的人,但是上课水平真是一般般。。。。总体感觉这个课的作业像英语精读。。。-_-|||。。。好在大叔今天终于发话说,还是交点有批评的东西上来,不要总是摘要。。。哎。。大叔啊,当初你的syllabus里面明明写着要概括文章大意的啊~~~不过话说这种“概括大意”的事情真的很容易偷懒的。。。我每次都不是把三篇全部看完的,因为这个书。。。这个书。。。文章前面有导读介绍,每章前面还有个导读。。。光看导读就可以知道文章大意了。。。。好在大叔上课还给我们补充些背景知识,不过,我也不咋地懂啊。。。难道真的是我看书太少了?

截止到今早的课,我一共看了4—9。认真读过的有第四篇、第五篇和第七篇。。。。因为。。。因为。。我总是拖到周日才开始做这个作业。。。所以第一篇总是读的比较认真的咩。。啊哈哈哈哈。。。。⊙﹏⊙b汗

总体感觉,读第四、第五篇都是比较轻松的,因为这两篇都是实地调查的经验性质的文章,谈怎么做研究以及具体研究环境的;第七篇虽然有点稍稍学术,但是后半内容讲的还是个案,读起来也不算吃力的。。。那个。。第六篇是讲Sapir-Whorf假说的。。。直接被想睡觉的我给PASS, (+﹏+) 第八篇讲Body Art(我写读书报告的时候翻译成了“身体艺术”,也不知道对不对),读了个头和尾之后,当中的举例说明被我PASS了;第九篇讲对话风格的。。。没来得及看。。。跳着看了下,觉得不咋地。。。没有“故事性”。。。好吧。。事情就是这样的。希望纳日大叔不要看到这篇文章。。。。。

让我看的有劲的都是“故事性”比较强的文章,例如第四篇的“Fieldwork on Prostitution in the era of AIDS”,作者力图从妓女自身的眼光出发,去展现她们的想法、感觉和行为。当然,我是对她这样做是否真正有效果表示怀疑,但是作者的精神是可嘉滴!尤其是P.39里面作者自己说到被打的经历。。。我立马就对她五体投地了。。。真TMD的学术了!这就是为学术“献身”啊!这篇文章是作者著作类似前言之类的部分吧,谈的是她如何进入“田野”,与研究对象“发生关系”,以及在调查中遇到到的各种问题和她自己的看法与困惑.她谈到,对你的研究对象要理解要有准备,但不要装B(P.37),恩,所以说吧,装X被雷劈的。。你看人家作者就很陈恳的和”性服务者“(大叔说。用“妓女”这个词不学术啊~)交谈,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还因为某个人和患有AIDS的“LOVER”(委婉的说法啊,我们俗人都叫“鸡头”)做爱不用套套而对她大发雷霆。。。额。。。我承认。。。我都光关注这些细节了。。。就懒得在这里把自己的读书报告再写一遍了。。。其实吧,作者就是要告诉我们,“田野”是不可控的,会发生各种可能性,所以,在田野调查中,你是处于一种学习的状态,要“从”了你的“田野”,随风摆动啊~~~不要意图用你的意志去操控它。看,我说的多么有意境啊~~

第五篇的“Lessons from the Field”也非常有趣。看完这篇,我深深得感到扯淡和八卦真是人类学的大学问啊~~传送门 这篇文章的大意就是说一群美国学生被他们的老师带到某个半开化(还不算是鸟不拉屎啊~)的小岛上做调查(感觉就是教学实践吗。。。)学生们到了当地以后,看到那个条件,起初真是后悔得要死(KAO,果然是生活富裕的“米”国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据文中描述,那条件估计就和俺们西部乡村差不了(估计比西部好点吧)。后来,他们逐渐适应了当地的生活,开始反思自己的文化。然后,他们的教授就把他们的经历写成了论文,然后这论文就发了,然后这发了的论文就被这本教科书给选了,然后就要千千万万的读人类学的XPY看他们是怎么从“资产阶级的娃”开始有了“忆苦思甜”(纳日大叔四这么说的)滴转变。o(╯□╰)o  其实吧,这篇文章是告诉我们,身处不同环境之后,你才会对自己的文化有不同以往的思考,或者说是更深的体认。当地文化或者生活对于当地人的意义不仅仅是从外来者的理解,更需要从当地人自身出发来理解。纳日大叔说,意义是“我们”来定义的,由“我们”参与创造的

第六篇开始涉及人类学中和语言学相关的部分,可以说是社会语言学、或者语言人类学的,据说都是一回事。。。这篇“The Sapir-Whorf Hypothesis: Worlds Shaped by Words” 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作者解释了很重要的沃夫假设:语言不但是世界塑造的,同时也塑造着世界。不过我对这部分相当不感冒,听着有点无趣,只是颇为赞同文中说,有些语言中没有相对应的词,所以就没有相对应的思维结构。例如,职业画家可以给颜色做千百种命名,但是像色盲,能分辨清蓝绿就很不错啦。于是,俺忍不住得就想到博士英语课的老师说,汉语中缺乏抽象名词和指示代词,所以学术翻译最痛苦的就是要把英语中的抽象学术名词和指示代词精准地用汉语表达出来还不让人犯迷糊。。。不容易啊!这篇还是要抽空再看下的。

第七篇“How to Asak for a Drink”也是一篇很有启发性的文章,尤其是那些企图装成年人的未成年XPY。这篇文章的核心概念就是“speech event”和“speech act”。前者就是指在文中就是在酒吧要酒喝(点酒的行为);后者指这种行为背后一整套的规则和运用。个案比较好玩的是讲述了两个未成年人跑到酒吧点酒,结果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他们的未成年身份。可怜两屁小孩估计出了酒吧都不知道未成年身份已经被识破了。这本书貌似原本就是要研究酒吧女招待的,所以,作者在说故事的时候,就加入女招待怎么一眼看穿了两个人的身份,表示不屑的。两个年轻人估计对酒吧这套点酒的规矩完全不熟悉,无论是点的酒、说话方式还是进酒吧的时间和喝酒的地点,甚至他们的语调都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和年龄。看到这,不由感叹,果然是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真是人生处处不“田野”啊~~

第八、第九篇没认真看,就不谈了。

今天上课的时候,纳日大叔特别讲了沃夫假说和语言人类学的背景知识。。可惜本人有听没有懂。不过,他说的,由于句子中的主语不同,思想也是有差别的,这点很有启发。e.g.”我们爱护地球”&“土地照顾我们”。

蛋糕与宫保鸡丁

这本书断断续续看着,最近终于把它看完了。

最初看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学术名词太多了,几乎每页都能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名词。。好吧,是我读书读太少了。。。不过,我也终于见识到了社会学的写作模式。在校内上写了感慨,惹来社会学同学的抗议,说我是“学科歧视”,好吧,我只能说,搞理论的和搞实证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首先,这本书不是历史事实的重建,不是对史料的搜集和整理,而是将已有史料重新筛选后做剪裁。这就是我举例的由来:有些研究者好比洗菜工,有些研究者好比美食家,而又会吃又会烧的厨师总是少数人。

这本书的大致内容就是对1895——1937年的历史做了一个新解读,从“身体史”的角度来观察民族国家化的过程。作者认为,“身体生成”是一个非常政治性的过程和结果(P.5),近代中国的身体遭遇了国家化、法权化、时间化和空间化(突然想到英语老师最讨厌用“XX化”之类的词语),最终,作者是对民族国家化/国族化(。。。又是一个“XX化”)的反思。我认为,从全书的基调来看,这种反思应该是一种批判:对于身体归属于国家导致无法具有的主体地位,以及某种程度上,“身体”的“工具化”(或者说是“异化”)的批判。

谈谈让我很有感触的“社会学写作模式”:

  • 理论对话。就像历史学做文献综述总得说说自己的研究与前人研究的史料异同在哪里,为什么选这些史料以及如何用;社会学的训练就是要与不同的社会学理论对话,同意或不同意,或在什么程度上不同意。作者在第一章中就提到了要“反省检视西方1980年代以来的‘身体’论述、类型学分析”,并对多位社会学大家的身体研究展开阐述,文献综述方面也回顾了儒家的“身体观”。好的综述能提供很多信息。
  • 提出研究的预设前提。之前在读张静的《社会学论文写作指南》时就对其中提到的“理论预设”非常赞同。本书也在第一章中提到了他的研究是建立在“身体生成”这一“建构论”的基础上。既然清楚了作者的立论前提,那么之后的学术批评就应当从“建构论”这点出发才算是踩到了点子上。可惜本人才疏学浅,对这套玩意,totally的不懂。
  • 验证法。额。。。算不算我提出的方法啊?就是用中国的历史事件作为个案来检验西方的理论或者概念。这已经被学界说烂了吧。。。我觉得要辩证的来看。说好,是因为有理论背景能够对历史现象做高度的提炼和概括,从一个新角度来看老问题,例如我个人比较喜欢第二章中的“格式化的身体规训”,对旧史料赋予了新的解释意义,是社会学视角和历史史料的启发性结合,挖掘了表格史料的新意义。然而,老生常谈的问题就是,从理论出发,过度使用学术名词都会使研究在史实层面经不起推敲。如,第二章讨论了军国民、新民、与公民教育运动,但描述多从精英论述出发,民众的身体是否如同作者所言被国家化呢?由于对这些运动的史料没有仔细梳理,所以这些运动的实际效果,尤其是普通民众的反应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何况社会舆论能否等同于社会现象,我也要打个问号。如果从史料出发,这里突出的是知识分子的民族国家化意愿,在国族化之外,普通民众似乎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掌控的权力,只能任由操弄。那么,在强烈的民族主义叙述的掩盖下,是否有什么被忽视了呢?我想到的是民国时期女性对“时髦”的追求,即使在遭遇到民族主义强烈谴责下,仍能顽强生存,这是否是“身体”的另一个发展面向呢?

         此外,作者在第五章论述北京政府将北大校园作为拘禁学生的场所时,所用史料多为“被镇压”的学生,违反了史料的客观性原则。在论述时,往往使用过于主观的词语,且常不给出“证据”或者不举例。当然,用历史学的要求对社会学的著作过于苛刻是不应该的。但是,我们在学习社会学对历史现象做概念提炼时一定要谨防过度。切记,新鞋不如旧的好穿啊~~使用新名词之前还是考虑有没有相关的旧词可以使用。

巴巴变

这是来自巴巴变的一个发布测试。你设置的BLOG已经可以正式使用了。

春天到了

仙人掌 2010-03-10的花束 2010-03-10的花束2 桔梗 桔梗2

要对自己好一点

连着两天被咳嗽咳醒或者咳到睡不着觉,是一件多么惨无人道的事情啊~!我就知道,校医院配的药多半是没啥用的,而且看一次病才2块钱(包括药钱)果然是无法让人安心的。于是早上7点爬起。。。又跑到校医院。。。本打算看看能不能开转诊的。但是挂了门诊以后,内科的阿姨说不用挂水,让我吃消炎药,每天三次,每次两粒的阿莫西林(阿莫西林和阿司匹林是不是一个药啊?),又给我开了两瓶半夏糖浆。。。。结账的时候。。。依然没有超过5元。。。我终于明白为啥那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到校医院看病了。。。便宜啊!!!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才8点半,还赶得及上人类学原著导读的课。真是内牛满面啊!我这个曾经的逃课王居然那么积极认真的上课!我容易么我!

听课的人不多,打铃的时候不超过10个,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2、3个。纳日大叔看上去非常非常和蔼,很有点农民大叔憨厚朴实的感觉。这门课程的要求就是要在本学期对一本人类学的书进行精读(Conformity and Conflict: Reading in Cultural anthropology  ),每个人都要交读书报告,每周都要读某书的3个章节,然后写读书报告,大家还要分组讨论之类的。但是要求却很简单,例如读书报告的字数每篇是300字,总字数是800字。。。反正老师就是要你认真看书,然后多多讨论。作为一个有点名气的牛人,纳日大叔上课喜欢讲自己各种各样田野的经验,或者对某些事情的看法。他的学术观点是倾向于格尔茨的。今天听到的印象深刻的话是他一开始在我们分组的时候就说“Culture is doing”. 这和认知人类学的一些观点不太一样。纳日还说道,所谓“meaning”就是“what、how、why”。觉得他的课还是比较适合我听的,不算很难,像是入门课程一样。附上他的syllabus,请猛击这里,我会之后将他课程的相关讨论的PDF 上传到GOOGLE文档上共享。

中午和老妈吃了洋葱餐厅。。。。。我还诧异着今天怎么人那么多,而且性别多是“女”,转而一想才明白——“三八妇女节”啊!顿时觉得现在的天朝妇女,尤其是上海这个城市的职业妇女,是多么得想的穿啊~~例如我老妈。恩,我可以考虑以后专门研究妇女消费,还可以去跟维维姐~~~

吃完午饭,匆匆赶回学校上下午的英语课,又一次为自己的积极而内牛满面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冒着急性支气管炎的反复发作,冒着变态3月的阴雨绵绵,╮(╯▽╰)╭ 我都被自己感动了~~~

话说虽然这门英语课的老师在上学期成绩中给了我一个B-,让我有点小小的不爽。但是,我这个人对成绩不会特别计较。因为我觉得这个老师的风格还不错,也确实能学到点东西。所以这学期又冒死选了她的课。而且一进教室就发现了好几个本班的同学,不知道是不是风闻了此老师上课不点名的好传统?

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讨论某人大教授发表在南方周末上的一篇关于在奥运期间推广汉语的文章。额。。。不得不说,本来没看出啥毛病,顶多觉得此人这水平还能在南方上发文,南方也太堕落了~~顺便警告自己不要过于BS极端无理智的民族主义份子。。。。结果。。。本班男生那个出尽风头啊~~不但BS人家没逻辑,还BS人家没文采。。。俺真觉得历史系是个出人才的地方!老师倒是对本班男生的1、2、3、4、5、6、7颇为赞同,她说了一下搞翻译的问题,还让我们鉴赏了05年她亲身参与的天涯上的某场关于中英语言比较的大战

~~~我是讲八卦的分割线~~~~~~~~~

话说当年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翻完某本又臭又长的心理学学术著作后跑到天涯上大肆感叹中文不如英语英语简洁,而且逻辑混乱之类的P话,掀起了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啊~~各路人马,包括俺们老师这样的“资深潜水员”都忍不住要浮上来冒个泡亲自搅一趟这浑水啊~~那小子先贴了学术原文,又贴了自己的译文,顿时是引得板砖四下飞舞~~我估摸着这小子也就六级刚过的水平,搞不好还和我一个级别的,居然还好意思在天涯自找苦吃。。。勇气可嘉啊~~天涯是个什么地方啊~~那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啊~~就那小子贴出的一个句子,回帖的就有三种不同风格的翻译法。除了比那小子的翻译不知道好几倍,语言不知道通顺几倍的比较正常的翻译之外(我们老师说,那人的毛病就是指示代词搞不清楚,翻译的句子比较别扭),还有文言文版、都市白领版、乡土大妈版。。。。总之是各领风骚啊~~我们老师都放在PPT上给我们鉴赏了,真是太有才了!顿时觉得这个翻译问题绝对和自己的中文水平很有关系。。。囧。。。俺的破烂中文啊~~那些不辞辛劳、坚持阅读我BLOG的好人啊~~我拿什么回报给你们啊!

晚上在后门对面的同济教超买了冰糖和水晶梨,回到寝室,把很久前在沃尔玛买的白木耳拆了,先用温水泡发了20来分钟,摘了些发黄的根,又把梨子给切了——这个。。话说,俺是吃水果削皮的懒人。。。然后就放在锅里煮。。。最后加了半包冰糖和一些蜜枣,成品是这样的

碗里的冰糖银耳雪梨羹

呵呵,吃得好饱啊~~希望我的支气管炎快点好起来~~据说明天又要降温了。。╮(╯▽╰)╭

土一点没关系

今天和隔壁寝室的JM谈到她最近在看的《卫生的现代性》,顺便惭愧一下已经买了一个学期还没看。。。。听她说了个大概,之前,自己也在豆瓣和一些论文里了解了一些内容。大致上,就是说罗芙云女士(为毛我总想说“罗芙蓉”?)从研究天津的公共卫生制度来解释“卫生”这个词在近代中国的意义(没看过原书。。。请看过原书的同学不要BS我)。我同学纠结的是不知如何写书评,我纠结的是。。。。她这个卫生干嘛牵扯上现代性这么BIG的词啊~!

话说现在“卫生”的研究好热门啊~~~貌似自SARS以来,史学界忽然开始对卫生有了很多的关注啊。。很多选题都是城市卫生有关的。但是,我不知道为啥,听到这个现代性就非常反感啊~~~说白了,她这个现代性就是讲民族国家啊,那干嘛不直接写成“卫生的国家化”?虽然对内容不算特别了解(汗,这样就敢批评人家。。。大家别学我~~~我随便扯扯的),但是我猜多半是要写政权介入的。其实,就是制度史的路子啊~~~顶多加了点概念梳理之类的。而且她的通商口岸只是限于天津一个城市,凭什么啊~~上海、广州、宁波就这样“被代表”了。。。。好吧,我承认,我是对“现代性”这个词蛮反感的。。。因为老外的中国研究总是喜欢用“现代性”。。。个么也没人讲的清楚现代性是什么,你用什么用啦,老老实实用点更土更中国特色的词不是蛮好的吗。。。例如,罗女士完全可以用“天津公共卫生制度的历史,XXX年-XXX年”,偏偏要弄个“现代性”。。。哎。。。我也知道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外挺不容易的,泡在档案馆里看了那么多资料。可是,我总觉得他们写出的东西有点隔阂。例如这个研究里,我比较有兴趣的是难道殖民者在推行这个制度过程中,本地精英都是表示赞同和支持的吗?他们为什么支持?仅仅是因为符合了“民族国家”的利益?难道没有私人利益在里面吗?(多么阴谋论多么小裁缝式的思考啊~~)难道没有反抗吗?难道没有博弈吗?制度史研究最好玩的地方在于制度的制定和实施的过程中那些搞来搞去搞不清楚搞七捻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好的说故事的材料啊~!

然后,我就开始忍不住的想:外国学者的中国研究总感觉是在验证他们的理论或者把中国研究套在时髦的学术名词里面;但是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中国从哪里来,应往何处去!

开学第一周

    3月1日开学的早上,我依旧睡过了头,没有去上传说中很牛的纳日碧力戈的人类学原著选读。。。。话说,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外国人。。。结果。。。人家是少数民族同胞啊~~蒙古族的名字真有意思~~这个名字有啥含义不?

     中午,每学期见一次面的俊仁师兄请一帮人吃饭,在红辣椒又一次被双椒鱼头给震撼住了!OMG!真是越辣越想吃啊~!想当年。。。。(也就是08年的时候吧),第一次吃那个双椒鱼头。。我很土鳖很洋盘的把双椒鱼头里最辣的野山椒当做咸菜。。。。。o(╯□╰)o。。。。结果。。。。往事不堪回首。。。。那个野山椒真的长得和咸菜一样额。。。不能怪我啊~!得出教训以后,我真是从此对咸菜就有了阴影了。。。。然而,这次吃饭。。那个菜是最后一个上的,不知道师兄们是不是都只顾着“民生国计”了,所以我吃的最多啊,哈哈哈哈哈,乐极生悲的下场是一罐王老吉(冰的)都不能阻挡我“喷火”的欲望!俊仁师兄还在BUZZ上说以后不再请吃那么辣的菜了。。。哎。。师兄啊。。。做人就是要痛,并快乐着啊~!所以要向明华师兄当年那样,吃遍杭州的川菜馆。。。我的目标是~~~吃遍上海的双椒鱼头~~~O(∩_∩)O哈哈~

     不过这次都在听师兄们说,我这个小巴辣子都不怎么吭声的。顶多就房价问题发表了一下上海适龄结婚女青年的郁闷现状。。。全场就明华师兄最健谈了。。。哎。。。冯老师的高徒啊~~看书看得真多。。。每次听他讲话,我就老自卑得像抽自己,就像老子对儿子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叫你不好好读书”,“叫你老是上网”,“你看XXX比你用功多了”。所以我丝毫不意外为啥我在文图四楼的时候总能看见明华师兄、才叔和若干勤奋好少年。我去的时候他们在,我不去的时候他们也在。。。境界啊!

     下午,纠结了很久之后,终于还是去上了老板的中国近代社会经济史。由于中午吃饭吃的比较晚,和秋秋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开讲了10分钟。感觉,老板这学期讲的东西,我还蛮有兴趣听的。貌似和以前的晚清史、中国近代史专题都不太一样。从他开始介绍国内研究团队和相关课题这点,我就觉得他是不是想要捡起老本行呢?可惜啊~~~这学期的公共英语课也在周一下午。这就是我纠结的原因。本来还有小小的侥幸,希望老板能换时间,虽然自己觉得不可能。果然,下了课去问他的时候,他劝我还是选英语。。。囧。。。我就知道啊我就知道。。。哎。。。。╮(╯▽╰)╭ 换课肯定要换教室什么的,老板就是怕麻烦。。。老板就是宁愿没人选他的课也不会轻易妥协的人啊~~~这下子,我又纠结了。。前两周的选课周还好,第三周就要正式敲定了。。。我到底是在博一把公共英语给选了还是上老板的课捏?This is a question.

   美好的周一就这么过去了。。。。之后的日子非常郁闷。。。因为我喉咙痛。。。疑似发炎,而且周二晚上又有发烧的症状。好在我把自己捂了一身臭汗之后,周三的早上终于头不晕了,脑袋清楚了。

    最近在文图看书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上学期死活没找到的《民国史料丛刊·总目提要》,大致翻了一遍,感觉这套书的价值就在于省去了很多的交通费,尤其是有些书原来只能在浙大那个总是请你喝咖啡的“中美百万”或者某犄角旮旯的地方才能找到的书,或者要花费一个多小时公交冒着“大饼进去油条出来”的精力才能看到的书,现在坐在图书馆里,一次搬个5、6本的(俺不贪心,俺BS那些一次搬10来本的。。。也不怕放在桌子上砸死你!╭(╯^╰)╮哼!)可以慢慢看,关键是。。。。。俺们文图。。。(悄悄的说)。。是可以拍照的哇~~~(❀撒花撒花❀)。于是,挑一个角落,对着书,我拍拍拍。。。喂,旁边的仁兄,没看过美女拍书啊!看你的GRE吧@~@ 

     其实捏,这套书还是感觉不够啊,关于上海的资料,我大致看了遍,都是政府的政务报告啦、社会调查啦,有些资料以前我就了解过,也不算太难看到。但是,总体来说,可以算是新的史料宝库了,建议做民国史或者地方史的学位论文在资料搜集的过程中不要遗漏这套丛书。

     虽然,我有着强烈的愿望想要把这套书都看一遍。。。。不过。。。不过。。。看在它占了整整一排的书架。。。我还是怪怪得先把和论文有关的内容看掉吧,哦,不,拍掉吧。

    于是。。。又想到了我依旧没有头绪,害我老是想着遵循复旦传统跳四教还是创新点跳光华楼以此谢罪的。。。。题目!

寒假看了一个生生牧场的部分案卷(部分。。。是因为我不够用功。。。BS我吧。。。)。这家牧场就是因为劳资纠纷,在战后被员工以“汉奸罪”上告,当然没师姐那个“李泽案”那么有名啦,不过我也至少在台湾人的一篇关于战后审判的学术论文中看到作者提到生生牧场的案子,(虽然他把“少东”搞错了)。我对这家牧场有很大的兴趣,可是鉴于要写这个牧场,如果从汉奸或者战后审判的角度写,师姐已有珠玉在前,我很难挑出她的解释框架(在这个案例中,统制经济体制的确是造成这个案子的主要原因之一,劳资纠纷只是一个导火索;或者说这个案子和“李泽案”比较类似),同时,我也无法找到更完整的资料来讲这个故事——叙述完整的话,我至少要找当时的报刊,可能要去南京(我只是猜测,南京市档案馆据说保存着审判汉奸的卷宗,而且他们现在还允许拍摄~~太爽了吧!),可能还要找人做口述,时间和精力要花很多,但是又不能保证成果。

更何况,这个只是一个案例。我最终还是要把它镶嵌在博士论文中的。所以。。。还是要快点定题啊~~据说,把自己泡在文献中,保持两个星期会比较有用。

哎。。。开学就很烦啊~~~

 

P.S. 我已经从“XX主席”成功转型为“XX前主席”了,O(∩_∩)O哈哈~以后都没有使唤的小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