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0

年过完了

元宵节晚上的大餐

要开始好好努力了

过犹不及的鸡汤粥

什么事情都要拿捏好分寸,尤其是烧菜这件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两天的面食,加上一个星期以来都处于暖风机的包围下,今天早上爬起来就发现喉咙痛。

于是,就想着也许可以弄点粥。家里的汤锅里还有点剩下的鸡汤,做个鸡汤粥应该不错。

本来可以很完美的。。。偏偏本人对于尺度这个问题总是很白痴。。。。平时在寝室里都是用电饭煲的,已经不会用汤锅煮粥了。。。。用量上没有算好,那个汤锅里的最后那点鸡汤配上一小碗米就好。。。可是,俺偏偏觉得不够,怕自己饿着。。。于是又自作聪明地加了一小碗大黄米,一小杯大米。。。悲剧发生了。。。我忘记米的吸水性是很强的。。。。。差点把粥烧成了饭,而且后面加的米明显没烧熟。。。哎。。。好好的鸡汤被一再的稀释,结果味道一点也不鲜了。。。悲剧啊!

还剩下小半锅粥是肯定吃不下了,%>_<% 要是出国了,我估计能饿死自己,还顺大便给中国菜丢脸。。。。

别人用功的时候我偷懒,别人放假了我就开始用功了~!

觉悟得太晚鸟~!

话说昨天晚上做了一个非常学术的梦~非常学术啊~~

这个梦的开始是我意识到自己最终找到了神秘宝藏的入口,走进去一看,里面果然是很多珍宝啊~但是奇怪的是我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去抢文献古籍~~~然后在放书册的那个桌子上看到了稀见的宗教典籍外,还看到了档案!对,就是档案,就是我白天拿在手里的那种黄不拉几,纸张破破烂烂的案卷!!!!!我清楚得记得这个档案名称是“天朝基督教工作记录”,我当时乐翻了,激动得要命~!梦里面下意识得觉得可以靠这些档案写一下“天朝”的宗教改造方面的研究。。。。于是顾不得看有哪些金银首饰、玉器铜器,四处寻找还有没有相关度档案文献,居然还真被我找到了一些。。。于是就开始思索怎么把这些东西弄出去。。。。然后,就听到外面有其他的寻宝队的人进来了。。。然后我在一片慌乱中醒了。。。。

恩,真是意犹未尽啊!今天看看能不能继续,起码也让我看看里面有哪些档案啊~!

银子啊~肥皂啊~

IMG_1522

堕落吧堕落吧~

最近越来越宅了,已经宅出一定状态了,四天没有下楼吃饭了。。。。今天晚上忍不住去洗了澡吃了顿晚饭。。。。临近春节,北区的研究僧已经多成鸟兽散。。。。公共浴室里人那个少啊~~~食堂也只开了一楼的一小部分,记得上周还有好几个窗口的,今天发现居然只剩下2个窗口在打菜了。。。。吃什么呀吃什么呀~~~遇到了同班晓伟同学,都很好奇对方为啥到现在还不回家~~~是啊~~为啥不回家捏?。。。个么。。。又为啥要回家捏~~~家里的条件除了老妈供我一天三顿(有时候我还是要叫外卖),有免费热水澡可以洗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好吸引我的,上网都很麻烦哒,看书就更别说了。。。五年前把书桌换成电脑桌之后我就后悔了。。。连个看书的空间都么有。。。。失算啊。。。伤心啊。。。所以我在家里是更不可能看书的了。。。。不过貌似在寝室里没好到哪里去啊~~~╮(╯▽╰)╭ 懒得长蛆了。。。。

上周开始认真看某优秀师姐的PHD论文,又被打击了。。。事实证明,我是一个心灵脆弱的小朋友哇。。。总是被打击。。。上上周去看的某某牛奶场的档案也是因为知道师姐论文写这个,于是开始关注的。。。本来。。。本来还以为能捣鼓出点啥。。。结果看完PHD论文以后,觉得就我目前这个CASE要超越师姐那个解释模式。。。。真杯具了。。。我还想着拿这个公司做个案例交朱老板的作业的呀~~~~~又要换角度了。。。。

老实说,师姐的论文真的是结构很好啊,非常巧妙,怪不得答辩那天所有老师都赞不绝口啊,算得上是一份很好的模板了,从学术史回顾到案例的选择,加上研究角度的选取,真的是佩服佩服~~~心情郁闷心情郁闷~~我现在算知道了。。。关心吃喝玩乐也得和公共论题挂上钩。再好的论文,讲的是小情小调的。。。拿不出手啊~~~~

真讨厌面对现在的自己!

P.S. 师姐的论文被我上传到了新浪共享资料了,想下载的请点击这里

中国知识分子的“入世”与“出世”

天安门:知识分子与中国革命这本书是我大三下半学期读完的,现在将当时的一些心得体会拿出来记录一下。


写在阅读前面:对近代中国有一种复杂的感情。在大二前,我以为这段历史是中国的屈辱,一个无法开口言语的伤痛,因为有太多的无奈和悲伤。但是在自从上了陈老师的课之后,我开始重新认识这段历史。中国在近代的道路就是一段成长的道路,成长始终是要付出代价的,充满了破灭和失望。我希望我也能渡过痛苦的成长,然后达到人生的一种涅槃。
对作者的认识:这是我所读的第二本由史景迁所写的书。起初是因为看了《万历十五年》,对黄仁宇的写法很喜欢。但那是还不知道有一个“故事大王”叫史景迁。是陈老师介绍了他。我尝试看了《改变中国》,当时借那本书是因为那本书又薄又旧,符合我喜欢的书的外貌,呵呵,可是在一口气读完之后就喜欢上史景迁的这种写作手法。从来没有想到过,能用写小说的方法来写学术著作,用一种很好玩的方式来做一门很严肃的工作,为什么呢?美国人真是敢于尝试啊~!佩服~!
       整整几代知识分子的命运起伏,从晚清到改革开放,在历史的长河中,知识分子到底站在河流的哪一处呢?也许是那最危险的地方吧。这个阶层因其自身的独特性遭到社会其他阶层,无论是当权者还是普通百姓,都对知识分子们有着不理解。因为不理解而冷漠,甚至有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当权者们戏耍着这些人,于是,知识分子们好像小丑一样在舞台上表演着自己的历史;百姓们也许是“景仰”这些读书人的,可是,在内心里,总是有着不满和一些怨忿。骄傲、骨气、责任感是不是对知识分子的讽刺呢?否则他们怎会因此而遭难?<
       KK说,历史为政治服务。也许是对的。没有政治支持,某些学术将不会盛极一世,载入史册。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最危险的总是在说着真话。所以,还是不要说了吧。乖乖的,什么也不说,然后,等着自身的堕落和消亡

图片试验

 

巴贝拉的水果茶

Hello world!

Welcome to Misland Blog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