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参加了纪录片的竞标,最终,非常可惜的是,我们的方案没有入围。。。这真是的非常遗憾的一件事。对于洪导,对我们这个辛辛苦苦工作了那么久的团队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栋梁同学在公布结果前就发消息给我了,说他很紧张,我又何尝不是呢~!在回去的路上,给栋梁同学打电话,彼此都觉得很难过。我们也都很关心洪导的心情~~~不过,貌似洪导比我们要看得开。。。从他今晚收到的邮件中,我可以看出洪导对这部片子仍然抱有很大的希望,仍然没有放弃这部片子,呵呵,真是坚强又自信的洪导啊!!!所以,我也不放弃!今天,我对洪导说,你至少给了我一个学位论文的选题!其实,从内心里,我觉得这个题目真的很好~~

      从这周一开始听SMG举办的“真实中国大师班”的两场讲座,以及昨天竞标时评委老师的提问,我深深得觉得,中国的纪录片,那些认为好的纪录片似乎都是用一个生动的故事和有话题的人物来叙述主题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是做影视这门学科的基本规范,就像我们做历史的,写论文起码要依靠史料吧,那么“故事”是不是就是影视人的史料呢?故事的确能够让更多的人用最直观的方式感受你所要表达的东西。这也是新文化史的戴维斯阿姨能够吸引我的地方。入围的作品都讲述了扣人心弦的故事,故事中也都有一些让人感动或很有争议的人物。

    然而,我要小小的鸣一下不平的是,是不是“故事”就是一部纪录片最好的表现形式呢?在昨天洪导做展示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我们可能在“故事”这方面要吃很大的亏了。作为本次入围的唯一业余选手(貌似只有我们团队都不是做影视出身的说),我们把更多的关注放在了对主题的阐释上。本次比赛的主题是“生存法则”,可是,我觉得入围作品中,有些只是故事好,但是并不能很好的契合主题;当然,每个人对主题的解释和理解是不同的,我只是自己觉得有些真的是和这个主题没啥联系,除非你硬掰点出来。五个评委中有三个都是做故事片出身的导演,所以,他们就很不习惯我们这种有点类似说教的科教片了,虽说,我觉得已经尽量淡化主观,力求客观了。说道这里,我觉得有趣的是,纪录片的目的和历史学还蛮像的,都是希望在客观中表现一种主观,呵呵。

     说道我们片子的风格。虽然,导演们对我们能否用影像来表现我们的思想这个问题的确是值得我们深思的;然而,我觉得类似DISCOVERY和BBC的一些片子不是也很有观众吗?他们可都不是“说故事”的呀!每个片子就像每篇论文一样,都会有自己的论述风格,戴维斯的《马丁·盖尔归来》的确是适合用故事来展现她的主题;那么柯文的《历史三调》就应该用层层递进的分析来表现他的思想。“史无定法”,无论用故事还是用分析,只要能让别人明白和接受,哪怕引起些争议或者太过“精英”又有什么关系呢?听了昨天的竞标之后,我曾经觉得,为什么评委们会不理解,会质疑,是不是因为我们太学术?太理想化?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呢?但是,现在考虑了下,可能是不同行业的思维方式不同,我们习惯了从一个问题或者主题来思考找什么东西表现;做影视的可能是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再寻找背后所反映出的内容。说句气话,也许评委们对题材的理解还是有点点肤浅了~~更多的是关注了“怎么讲”而不是“讲什么”,甚至只是关注了“谁在讲”或者“谁为什么讲”。我觉得,也许中国的人物故事型纪录片应该加点历史文化等深层次的结构型因素。好吧,我果然是“精英”了~~~唉。。。评委啊~~~好呆你们也该看在我们那么好那么契合主题的份上,让我们入围的吧~~而且难道不觉得我们很有思想很有关怀吗~~~唉。。。。

      一个月来,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的三次“头脑风暴”式讨论会,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不小的收获。在寻找资料的过程中,也让自己看到了一个可能的博士课题,这个过程真的是史料和问题的互动啊!~~~ 我觉得我们片子完全应该拍出来给大家看的,我有信心,更期待洪导能带领我们,无论是出书还是写论文,我们都支持你!

     无责任转载洪导对这次竞标失败的一部分总结:

      1、通过同这些中国纪录片人的切磋,聆听,知道了他们的现状,他们的思想,纪录片在中国很难挣钱,换句话说商业化很不充分,没有资金,做的都是边缘主题,或者索性沦为国外制片商的视频素材拍摄加工者,依托电视媒体做一些人物故事。

      2、我们的片子对于他们来说过于精英化了,尽管我不想这么说,阳春白雪拍成纪录片也是阳春白雪,目前来看发论文写书都可以,找SMG投资碰了壁。没有拿奖,不是说我们的东西不好,这点我希望大家都能非常清楚、非常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