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纱已经成为穆斯林妇女的一个“象征”。虽然在不知者的眼中,面纱带有几分古怪神秘的色彩,甚至被认为是中东妇女活在“男女不平等”下的罪恶的标志;但是,这种传统缘何深植于中东和西亚的穆斯林社会,甚而在今日全球化进程中有“卷土重来”之势呢?Elizabeth Fernea and Robert Fernea的文章告诉读者,面纱的文化含义是及其丰富的,我们必须尝试从伊斯兰文化的立场来理解面纱“情结”。

 

伊斯兰思想中的谦虚与贞节贯彻着服饰的标准。女子戴面纱用黑袍裹身不仅仅是出于一种宗教信仰,同时,还表达着一种希望得到保护和尊重的意愿。穆罕穆德最初用hajaba是作为隔离自己妻子居所的幕帷,后来被引申为穆斯林女子的穿着,主要是指头巾,不过,它最初的“保护”的含义并没有改变,面纱帮助她们向世人宣告自身是贞节谨慎的妇女,保护妇女免受异性“邪恶”的注视。穆斯林女性的服装除了有宗教含义之外,也包含着行为举止的约束。伊斯兰文化中特别强调妇女的举止和家族名誉之间的关系,如果妇女在公共场所裸露肌肤或受到异性的碰触,这便是羞辱她的整个家族。此外,并不是所有穆斯林女性是戴面纱的,农村女子和一些社会地位比较低的女子是不戴面纱的,戴面纱的妇女一般生活在城镇中,所以,面纱同时也是社会经济地位的象征。

 

伊斯兰女性的面纱,如同高彦颐笔下中国传统妇女的“缠足”——“不是一种负累,而是一种特权”。面纱和缠足都是女性身份地位和自尊的表现,同时借助这种看似“沉默的压迫”来表达自我,这种态度有点近似今日的女生用高跟鞋和各种首饰来展现自身的优雅与气质,换句话说,就是一种流行文化。而从“压迫/解放”二元对立的认知方式来看待面纱和缠足时,这种服饰装扮就不再拥有一种“美”的姿态,而是作为“野蛮落后”的代表,急需被精英分子改良和革除。

 

    然而,传统不是一去不返,面纱在部分中东地区的“复活”就像如今“汉服”在中国社会愈演愈烈的趋势,不仅仅是浪漫的文化怀旧,同时还包含着民族情节和某种审美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