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某老师给我的某篇猛击进入)英语论文给看完了。。。效率太低了。。。每天看英语只能保证两小时的有效时间。。。啊。。。我好恨自己啊~!以后决定把看英语文献的时间放在起床后的2~3个小时内,貌似效率高点。

由于众所周知(好吧,还不至于是公开的秘密),我可能会研究牛奶。而且本系传统是博一下半学期要开题,所以,最近都处于焦躁不安中。。。要开始好好准备了呀~~~我的题目啊!

这篇文章总体来说是讨论了1908~1916年芝加哥将巴氏消毒技术确立为卫生制度过程中及推行过程中遇到的阻碍。作者是想要通过这个案例来说明政策创新会被现行的制度所约束,在本文中,作为当时“先进技术”的巴氏消毒在进入芝加哥时,遭遇了已有的牛奶管理制度方面的抵制。这种抵制,不仅仅是因为某些群体的利益受到损害,还因为当地官员的某种“惰性”——对新技术的不了解固然有之,但在文中似乎作者更强调这些官员过度偏爱旧有的牛奶管理制度——卫生监督员的记分卡;而且当地立法机构对洲的某项立法有否决权,故此项技术最初在芝加哥遭到了极大的挫折;之后在国家卫生部门介入的情况下才成为强制执行的卫生管理制度。不过即使新技术依靠国家的力量确认了自己在制度中的合法性,但是旧有的制度仍旧存在,并不是马上就消失的,这就造成“制度叠加”或者说“制度嫁接”(好多专有名词术语啊,institutional layering/institutional grafting)

我个人比较赞同作者评述以往文献时的一个观点。我将之总结为“历史必然论”。记得以前老板上课的时候在讨论到慈禧的问题时候也说过类似的话,今日之人爱用今日之眼光看旧有之问题。然,这是一种“本末倒置”——巴氏消毒固然被今天的我们承认是一种“先进的”、“高科技的”(相对当时而言)技术手段,但是是不是这项技术一引进就被人们毫无保留的所接受了呢?我们忽视了当时的人的看法,忽视了他们所处的环境,忽视从他们的立场去理解这件事的意义(好主位啊~!文化人类学的影响啊!)

好的未必是适合的,即使是适合的,也要考虑到整体的环境,如当日的政治文化、集体心态等等。这些过程才是历史细节的魅力所在。如果将某种历史现象看成是一种必然,那么我们就忽视了历史的偶然性,忽视了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在这点上,我想到了先前看的黄金麟的书,话语分析作为主要的分析手段,是不是太过强调“建构”的必然结果,而忽视了处于复杂历史环境中人类行动的不确定性呢?

不过,我也困惑于像茅海建那样的“历史环境决定论”,容易导致一种悲观消极的感觉啊。

我觉得之后如果能往制度史上靠的话,更愿意去挖掘那些在制度实施过程中发生的问题,这才是我们历史学家的优势所在。像作者那样,通过阅读当时报刊、州卫生部门的会议记录、年会报告和各种档案文献,从细节细微处找到问题所在,这就是我们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