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断断续续看着,最近终于把它看完了。

最初看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学术名词太多了,几乎每页都能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名词。。好吧,是我读书读太少了。。。不过,我也终于见识到了社会学的写作模式。在校内上写了感慨,惹来社会学同学的抗议,说我是“学科歧视”,好吧,我只能说,搞理论的和搞实证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首先,这本书不是历史事实的重建,不是对史料的搜集和整理,而是将已有史料重新筛选后做剪裁。这就是我举例的由来:有些研究者好比洗菜工,有些研究者好比美食家,而又会吃又会烧的厨师总是少数人。

这本书的大致内容就是对1895——1937年的历史做了一个新解读,从“身体史”的角度来观察民族国家化的过程。作者认为,“身体生成”是一个非常政治性的过程和结果(P.5),近代中国的身体遭遇了国家化、法权化、时间化和空间化(突然想到英语老师最讨厌用“XX化”之类的词语),最终,作者是对民族国家化/国族化(。。。又是一个“XX化”)的反思。我认为,从全书的基调来看,这种反思应该是一种批判:对于身体归属于国家导致无法具有的主体地位,以及某种程度上,“身体”的“工具化”(或者说是“异化”)的批判。

谈谈让我很有感触的“社会学写作模式”:

  • 理论对话。就像历史学做文献综述总得说说自己的研究与前人研究的史料异同在哪里,为什么选这些史料以及如何用;社会学的训练就是要与不同的社会学理论对话,同意或不同意,或在什么程度上不同意。作者在第一章中就提到了要“反省检视西方1980年代以来的‘身体’论述、类型学分析”,并对多位社会学大家的身体研究展开阐述,文献综述方面也回顾了儒家的“身体观”。好的综述能提供很多信息。
  • 提出研究的预设前提。之前在读张静的《社会学论文写作指南》时就对其中提到的“理论预设”非常赞同。本书也在第一章中提到了他的研究是建立在“身体生成”这一“建构论”的基础上。既然清楚了作者的立论前提,那么之后的学术批评就应当从“建构论”这点出发才算是踩到了点子上。可惜本人才疏学浅,对这套玩意,totally的不懂。
  • 验证法。额。。。算不算我提出的方法啊?就是用中国的历史事件作为个案来检验西方的理论或者概念。这已经被学界说烂了吧。。。我觉得要辩证的来看。说好,是因为有理论背景能够对历史现象做高度的提炼和概括,从一个新角度来看老问题,例如我个人比较喜欢第二章中的“格式化的身体规训”,对旧史料赋予了新的解释意义,是社会学视角和历史史料的启发性结合,挖掘了表格史料的新意义。然而,老生常谈的问题就是,从理论出发,过度使用学术名词都会使研究在史实层面经不起推敲。如,第二章讨论了军国民、新民、与公民教育运动,但描述多从精英论述出发,民众的身体是否如同作者所言被国家化呢?由于对这些运动的史料没有仔细梳理,所以这些运动的实际效果,尤其是普通民众的反应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何况社会舆论能否等同于社会现象,我也要打个问号。如果从史料出发,这里突出的是知识分子的民族国家化意愿,在国族化之外,普通民众似乎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掌控的权力,只能任由操弄。那么,在强烈的民族主义叙述的掩盖下,是否有什么被忽视了呢?我想到的是民国时期女性对“时髦”的追求,即使在遭遇到民族主义强烈谴责下,仍能顽强生存,这是否是“身体”的另一个发展面向呢?

         此外,作者在第五章论述北京政府将北大校园作为拘禁学生的场所时,所用史料多为“被镇压”的学生,违反了史料的客观性原则。在论述时,往往使用过于主观的词语,且常不给出“证据”或者不举例。当然,用历史学的要求对社会学的著作过于苛刻是不应该的。但是,我们在学习社会学对历史现象做概念提炼时一定要谨防过度。切记,新鞋不如旧的好穿啊~~使用新名词之前还是考虑有没有相关的旧词可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