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开学的早上,我依旧睡过了头,没有去上传说中很牛的纳日碧力戈的人类学原著选读。。。。话说,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外国人。。。结果。。。人家是少数民族同胞啊~~蒙古族的名字真有意思~~这个名字有啥含义不?

     中午,每学期见一次面的俊仁师兄请一帮人吃饭,在红辣椒又一次被双椒鱼头给震撼住了!OMG!真是越辣越想吃啊~!想当年。。。。(也就是08年的时候吧),第一次吃那个双椒鱼头。。我很土鳖很洋盘的把双椒鱼头里最辣的野山椒当做咸菜。。。。。o(╯□╰)o。。。。结果。。。。往事不堪回首。。。。那个野山椒真的长得和咸菜一样额。。。不能怪我啊~!得出教训以后,我真是从此对咸菜就有了阴影了。。。。然而,这次吃饭。。那个菜是最后一个上的,不知道师兄们是不是都只顾着“民生国计”了,所以我吃的最多啊,哈哈哈哈哈,乐极生悲的下场是一罐王老吉(冰的)都不能阻挡我“喷火”的欲望!俊仁师兄还在BUZZ上说以后不再请吃那么辣的菜了。。。哎。。师兄啊。。。做人就是要痛,并快乐着啊~!所以要向明华师兄当年那样,吃遍杭州的川菜馆。。。我的目标是~~~吃遍上海的双椒鱼头~~~O(∩_∩)O哈哈~

     不过这次都在听师兄们说,我这个小巴辣子都不怎么吭声的。顶多就房价问题发表了一下上海适龄结婚女青年的郁闷现状。。。全场就明华师兄最健谈了。。。哎。。。冯老师的高徒啊~~看书看得真多。。。每次听他讲话,我就老自卑得像抽自己,就像老子对儿子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叫你不好好读书”,“叫你老是上网”,“你看XXX比你用功多了”。所以我丝毫不意外为啥我在文图四楼的时候总能看见明华师兄、才叔和若干勤奋好少年。我去的时候他们在,我不去的时候他们也在。。。境界啊!

     下午,纠结了很久之后,终于还是去上了老板的中国近代社会经济史。由于中午吃饭吃的比较晚,和秋秋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开讲了10分钟。感觉,老板这学期讲的东西,我还蛮有兴趣听的。貌似和以前的晚清史、中国近代史专题都不太一样。从他开始介绍国内研究团队和相关课题这点,我就觉得他是不是想要捡起老本行呢?可惜啊~~~这学期的公共英语课也在周一下午。这就是我纠结的原因。本来还有小小的侥幸,希望老板能换时间,虽然自己觉得不可能。果然,下了课去问他的时候,他劝我还是选英语。。。囧。。。我就知道啊我就知道。。。哎。。。。╮(╯▽╰)╭ 换课肯定要换教室什么的,老板就是怕麻烦。。。老板就是宁愿没人选他的课也不会轻易妥协的人啊~~~这下子,我又纠结了。。前两周的选课周还好,第三周就要正式敲定了。。。我到底是在博一把公共英语给选了还是上老板的课捏?This is a question.

   美好的周一就这么过去了。。。。之后的日子非常郁闷。。。因为我喉咙痛。。。疑似发炎,而且周二晚上又有发烧的症状。好在我把自己捂了一身臭汗之后,周三的早上终于头不晕了,脑袋清楚了。

    最近在文图看书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上学期死活没找到的《民国史料丛刊·总目提要》,大致翻了一遍,感觉这套书的价值就在于省去了很多的交通费,尤其是有些书原来只能在浙大那个总是请你喝咖啡的“中美百万”或者某犄角旮旯的地方才能找到的书,或者要花费一个多小时公交冒着“大饼进去油条出来”的精力才能看到的书,现在坐在图书馆里,一次搬个5、6本的(俺不贪心,俺BS那些一次搬10来本的。。。也不怕放在桌子上砸死你!╭(╯^╰)╮哼!)可以慢慢看,关键是。。。。。俺们文图。。。(悄悄的说)。。是可以拍照的哇~~~(❀撒花撒花❀)。于是,挑一个角落,对着书,我拍拍拍。。。喂,旁边的仁兄,没看过美女拍书啊!看你的GRE吧@~@ 

     其实捏,这套书还是感觉不够啊,关于上海的资料,我大致看了遍,都是政府的政务报告啦、社会调查啦,有些资料以前我就了解过,也不算太难看到。但是,总体来说,可以算是新的史料宝库了,建议做民国史或者地方史的学位论文在资料搜集的过程中不要遗漏这套丛书。

     虽然,我有着强烈的愿望想要把这套书都看一遍。。。。不过。。。不过。。。看在它占了整整一排的书架。。。我还是怪怪得先把和论文有关的内容看掉吧,哦,不,拍掉吧。

    于是。。。又想到了我依旧没有头绪,害我老是想着遵循复旦传统跳四教还是创新点跳光华楼以此谢罪的。。。。题目!

寒假看了一个生生牧场的部分案卷(部分。。。是因为我不够用功。。。BS我吧。。。)。这家牧场就是因为劳资纠纷,在战后被员工以“汉奸罪”上告,当然没师姐那个“李泽案”那么有名啦,不过我也至少在台湾人的一篇关于战后审判的学术论文中看到作者提到生生牧场的案子,(虽然他把“少东”搞错了)。我对这家牧场有很大的兴趣,可是鉴于要写这个牧场,如果从汉奸或者战后审判的角度写,师姐已有珠玉在前,我很难挑出她的解释框架(在这个案例中,统制经济体制的确是造成这个案子的主要原因之一,劳资纠纷只是一个导火索;或者说这个案子和“李泽案”比较类似),同时,我也无法找到更完整的资料来讲这个故事——叙述完整的话,我至少要找当时的报刊,可能要去南京(我只是猜测,南京市档案馆据说保存着审判汉奸的卷宗,而且他们现在还允许拍摄~~太爽了吧!),可能还要找人做口述,时间和精力要花很多,但是又不能保证成果。

更何况,这个只是一个案例。我最终还是要把它镶嵌在博士论文中的。所以。。。还是要快点定题啊~~据说,把自己泡在文献中,保持两个星期会比较有用。

哎。。。开学就很烦啊~~~

 

P.S. 我已经从“XX主席”成功转型为“XX前主席”了,O(∩_∩)O哈哈~以后都没有使唤的小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