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ery Wolf根据台湾的田野调查所撰写的“Uterine Families and the Women’s Community”提出了“子宫家庭”(也有不少文献译为“阴性家庭”,我倒是觉得译成子宫家庭挺抓人眼球的)这个概念。主要是指在父权社会中,男主外女主内的情况下,母亲通过生育孩子使得娃们对母亲的奉献有认同感,并且产生了一个“女人的社会”。

作为一种“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隐而不显的社会组织,男子在子宫家庭这个组织中是一个模棱两可、较为边缘化的角色;这个组织中更多的活动和表现依靠家庭中的女性成员的互动。媳妇对婆婆的认可,女儿对母亲的认同和学习、婆婆对媳妇的控制。。。请参考部分女性剧,应该会看到很多精彩的“互斗”,所以说,子宫家庭中存在着最高的权力地位,那就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啊~!

女人在中国传统社会中角色并不总是被父权所压迫的“可怜虫”。在这个研究中,女子可以通过她们的”小社区“——其实就是一起做菜烧饭,打水洗衣时的闲聊对男子的某些行为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作者强调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积极主动的一面,她们在男权社会内部的改革,不但提升了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也可以部分挑战男性的权威。

然而,这种改革毕竟不是“革命”,不是要挑战男权统治的合法性,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加强了男权的统治。例如,女人只有生了儿子才能在家中获得一定的地位,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可以想象她在这个家庭中是多么的不待见(大多数情况而言)。再者,看到网上一个BLOG的作者指出,在传统社会中,正妻的地位是很高的,妾生子往往会被他的父亲或者家长交给正妻抚养,同样的情况还可以参考后宫类小说中皇后抚养妃子的儿子,那么这种情况下,作为两个母亲的儿子的认同感就会产生问题,他可能出于实际利益和双赢的考量而选择养母这一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