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隔壁寝室的JM谈到她最近在看的《卫生的现代性》,顺便惭愧一下已经买了一个学期还没看。。。。听她说了个大概,之前,自己也在豆瓣和一些论文里了解了一些内容。大致上,就是说罗芙云女士(为毛我总想说“罗芙蓉”?)从研究天津的公共卫生制度来解释“卫生”这个词在近代中国的意义(没看过原书。。。请看过原书的同学不要BS我)。我同学纠结的是不知如何写书评,我纠结的是。。。。她这个卫生干嘛牵扯上现代性这么BIG的词啊~!

话说现在“卫生”的研究好热门啊~~~貌似自SARS以来,史学界忽然开始对卫生有了很多的关注啊。。很多选题都是城市卫生有关的。但是,我不知道为啥,听到这个现代性就非常反感啊~~~说白了,她这个现代性就是讲民族国家啊,那干嘛不直接写成“卫生的国家化”?虽然对内容不算特别了解(汗,这样就敢批评人家。。。大家别学我~~~我随便扯扯的),但是我猜多半是要写政权介入的。其实,就是制度史的路子啊~~~顶多加了点概念梳理之类的。而且她的通商口岸只是限于天津一个城市,凭什么啊~~上海、广州、宁波就这样“被代表”了。。。。好吧,我承认,我是对“现代性”这个词蛮反感的。。。因为老外的中国研究总是喜欢用“现代性”。。。个么也没人讲的清楚现代性是什么,你用什么用啦,老老实实用点更土更中国特色的词不是蛮好的吗。。。例如,罗女士完全可以用“天津公共卫生制度的历史,XXX年-XXX年”,偏偏要弄个“现代性”。。。哎。。。我也知道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外挺不容易的,泡在档案馆里看了那么多资料。可是,我总觉得他们写出的东西有点隔阂。例如这个研究里,我比较有兴趣的是难道殖民者在推行这个制度过程中,本地精英都是表示赞同和支持的吗?他们为什么支持?仅仅是因为符合了“民族国家”的利益?难道没有私人利益在里面吗?(多么阴谋论多么小裁缝式的思考啊~~)难道没有反抗吗?难道没有博弈吗?制度史研究最好玩的地方在于制度的制定和实施的过程中那些搞来搞去搞不清楚搞七捻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好的说故事的材料啊~!

然后,我就开始忍不住的想:外国学者的中国研究总感觉是在验证他们的理论或者把中国研究套在时髦的学术名词里面;但是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中国从哪里来,应往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