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吧,其实这本书有两条叙述主线。首先是“卫生”话语的生产,或者说就是语言/知识考古,见第一、四、五章——基本上就是有点类似思想史的做法吧,对概念的解读、比较等等,不涉及具体的事件和案例;另外一条就是“从地方史出发解释个案和研究的意义和文中所使用的学术概念”。我很难将这个研究看成是一个完整的论述,总觉得有些支离破碎。 不过,就我个人感受而言,作者到底还是从概念出发来理解地方社会,地方史只不过是作者用于验证理论概念的角度的案例而已,还是有选择性的。作者既要突出话语知识,又要突出地方经验,让我觉得有些过程和细节没有表现出来。我认为,地方史研究的成功应该是通过细节的描述揭示历史的复杂性。虽然作者也在最后一章通过共和国初期贫民卫生体验来表现共产党主流史学叙述外的历史真实,然而,作者也忽视了第七章中日租界保净科和中国挑粪夫利益之争背后更复杂的一面(P.228)。谁代表了这些挑粪夫和日租界当局谈判?也许是限于资料有限,我们无法看到这个谈判的过程。同样,在作者论述济安自来水公司时,只是提到造成的冲突,却没有重点阐述。虽然结论中叶说明天津“奇特殖民政府的复杂性”,但是读者所看到的只是浮光掠影,一笔带过,非常得笼统。如果作者能抓住卫生导致的政治冲突作为重点描述的话,应该会比顾德曼对四明公所事件的研究更为有趣,毕竟天津有八个租界,彼此之间的矛盾恐怕要比上海的法租界和华人之间的矛盾更为引人注目。在对卫生广告的研究中,我觉得广告文本是否太少了?这样得出的结论是否可靠? 翻译问题: 学术著作有时候读原文比读译本要更好得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和研究的奥妙。 例如就话语研究方面而言,作者很聪明的绕过了“养生”这个概念,没有过多纠缠在它和“卫生”的区别上,而是在一些零散的论述中稍微涉及了一下(可参见P.49)。然而,译者在第一章中通篇的“卫生”怎么读怎么别扭,结果,果然,在结论里发现,作者要阐述的就是20世纪前的“卫生”就等于“养生”。如果读者是一个对中国文化和历史完全没有背景的人,那么他倒不会有我上述这些感受了。而且,就我个人体会而言,中文中的“养生”更接近“长寿”而不是“保卫生命”(如果长寿可以理解为“活得更长”进而等于“保卫生命”的话,也许也可以吧)。 再者,我觉得读者要仔细体会作者在使用“卫生”(weisheng)和“卫生的现代性”(hygienic modernity)时的细微的差别,看译本是无法体会的。我觉得在使用“weisheng”时更多倾向或指向中国色彩,而“hyginic modernity”则更倾向西方学术体共享某些默认前提。 译文不够精准的地方不少,如没有根据上下文或者文献资料将具体人名注释说明(P.15)、第265页的“美国厕所”也许译成“美国马桶”或者“洁具”会更好、第259和第250页可能是打字错误,校对也没发现。当然,不能过于苛责译者。不过,我觉得如果能将作者的“致谢”完整得翻译出来的话会更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个研究的背景。如为什么选择了天津,据我个人猜测是和作者的研究基金有很大关系(虽然作者解释是因为天津殖民地很多);又如,为什么作者能加入日本史的研究,也许是受了作为日本史研究者的丈夫的影响。学术著作的写作绝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而不受他人影响,关键是怎么利用和消化。 整体而言,我觉得文化人类学对历史学的影响很深,因为作者试图作为一个中国文化的他者来理解卫生对中国人的意义。但是,就像豆瓣上有些同学所言,这个研究真算不得“耳目一新”,卫生促使国家权力的扩张这种论述在研究建国初期的论文中已经形成了某种固定的模式,至少在这本书出版的2004年之前就有相关的中文论文已经发表了,CNKI上应该可以找出一些来。倒是将翻译史研究和地方史研究算是比较新的做法,然而,这种做法却并没有让整个研究看起来完整一体,反而时常觉得像是在读两本书。而且作者一再强调的“现代性”从全文来看,就是“民族国家”啊~~